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踏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踏星》第两千四百七十五章 陆隐的形象 1/1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夏戟想尽办法抬头,眼睛死盯向陆隐,“你是来羞辱我的?”。

“不然呢?”,陆隐反问。

夏戟冷笑,“我知道,你想从我这得到九分身之法,越是羞辱我,越让我想活下去,对吧”。

陆隐没有说话,平静看着他。

夏戟吐了口血,使劲仰着脖子看向陆隐,“你成功了,我教你,我可以让你学会九分身之法,只要你能放了我,一定要放了我,我们的仇怨到此为止,以你的力量也不屑跟我计较,我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放了我”。

陆隐长呼出口气,“如果早这么说该多好,可惜,你猜错了,我其实,就是来羞辱你的”。

夏戟怒吼,“除了我,没人能教你九分身,你以为夏洛那个小崽子学会了就能教你吗?我知道你们关系好,但他教不了你,采星女也教不了你,只有我,只有我能让你学会九分身,你必须放了我”。

看着夏戟怒吼,想要活下去,不惜放弃了一切尊严,陆隐觉得无趣,报仇,只是目的,给曾经的自己一个交代,却无法带来多大的快乐,他与夏戟的帐,该结束了,想着,一把抓起夏戟,离去。

神武大陆,禅老也才刚回来,之前疯院长少尘以无境破有境,跨入半祖层次,他,还有雾祖都前去看望,并交谈了数日。

疯院长虽然境界远低于他们,但因为无数次登摘星楼,看到了过往岁月发生的种种事,看透了尘世,彼此交谈,并无高下之分,包括雾祖也是一样。

禅老还是很替疯院长惋惜的,没有破三关,无法成就祖境,可惜了。

“何方客人?请自报姓名”,禅老开口,目光看向一个方向。

那里,夏溱带着夏神飞走出。

面对禅老,夏神飞并未因为彼此立场问题而无视,同样行礼,“晚辈神武天夏神飞,参见禅老”。

禅老看着夏溱,“神武天的人?”。

夏溱盯着禅老,“我见过你”。

禅老诧异,“何时?”。

“第六大陆与第五大陆决战之时,你曾与陆天一前辈见面,那时候我也被夏神机带着”,夏溱道。

夏神飞没想到两人居然是旧识。

禅老惊讶,“原来还是故人”。

“那个时候你不过是个少年,我也差不多,现在我们都老了”,夏溱道,言语不再如刚开始般冷冽,似乎因为见到了故人而柔和下来。

禅老点头,“是啊,都老了,阁下来此是为了夏神机?”。

夏溱道,“陆小玄呢?我想见他”。

禅老道,“那要等一等了,我要通知他”。

夏溱点点头,目光掠过禅老,看向振光塔,随后又抬头看向运道阵法,“原来如此,这个原宝阵法封住了前往平行时空的路,夏神机就被扔去了对面的平行时空?”。

禅老道,“不错,如果你是想带回夏神机,那还是请回吧,故人相见,免动干戈为好”。

夏溱奇怪,“为什么这么帮陆小玄?因为陆天一的恩情?”。禅老摇头,“天一前辈的恩情我已经偿还,陆小玄是陆小玄,不对,我帮的是陆隐,并不是陆家嫡子陆小玄”。

“有什么区别?”,夏溱不解。

禅老想了想,“陆家嫡子为人光明,看到的都是人世间美好的一面,因为立场,会如同天一前辈一样永远守护在所有人前方,无论天赋,修为,外貌,还是性格,都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而陆隐,是一个看透世间丑恶,会算计,心狠手辣,报复心重,并且贪财的人”。

夏溱挑眉,这么一对比,那个陆隐还真是毫无形象。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愿意承担大任,以自身为灯塔,照亮人类前进的路,无论他做了什么,都是为了生存,最终,也都会想尽办法带着人类生存,这样的人,值得帮,他的底线永远不会突破”,禅老道。

夏神飞听着禅老的话,脑中出现陆隐的样貌,原来,他在这些人心中是这个形象,真实,太真实了,陆小玄与陆隐,一个虚幻的完美,一个却是真实的市井之人,人类需要完美的形象带他们走下去,但这种形象的人,太多了,越是绝境,越需要会生存的人带路,陆隐,就是这么一个会生存的人。

他在这片星空到底经历了多少生死,才令眼前这位祖境都心甘情愿帮他。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更好奇了”,夏溱道,她始终待在蛮星,对外界之事虽然清楚,但了解的不多。

禅老做了个请的手势,“不介意,坐下聊聊,好不容易碰到故人”。

夏溱点点头,坐在了禅老对面。

看起来,一个苍老,一个年轻,好似两个年代的人,但严格算起来,夏溱的年纪还比禅老要大。

夏神飞恭敬站在远处,静静等着,不时看向振光塔,就在这里吗?神机老祖被算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很快,遮天蔽日的身影出现,狱蛟发出嘶吼,张牙舞爪看着四周,没人,悻悻放下爪子。

陆隐进入神武大陆,出现在夏溱与禅老中间,“晚辈来迟了”。

禅老道,“他就是陆隐”。

陆隐看向夏溱,夏溱也看着陆隐,“夏神机就是被你放逐的?”。

“确切的说,是他走错了路”,陆隐直接道。

夏溱眉毛蹙起,“你很无耻”。

陆隐淡淡道,“前辈来所为何事?”。

“能不能把夏神机带回来?”,夏溱问道。

陆隐道,“不能”。

“那就算了”,夏溱说道。

禅老诧异,就这么简单?

夏神飞不意外,陆隐,也不意外,他知道夏溱的事。

“你能借用夏殇的力量?怎么来的?”,夏溱又问道。

陆隐道,“前辈,开门见山吧,晚辈对你的事有所了解,可以明确告诉你,晚辈的力量来自天星功,并非辰祖亲传”。

夏溱目光一冷,“你了解我的事?谁告诉你的?”。

陆隐道,“谁说的前辈就不要问了,总之,前辈恨神武天,也恨辰祖,同样,前辈欠了神武天的,也欠辰祖的,那么,晚辈有一个方案可以满足前辈所有需求”。

夏溱冷笑,“你要帮我?”。

陆隐摇头,认真道,“我是帮我自己,神武天放逐我陆家,究其原因是夏神机做下的决定,既然如此,我就要让夏神机被放逐,不仅是被我们这片时空放逐,更被神武天放逐”。

夏溱不解,看着陆隐,“好大的口气”。

夏神飞紧盯着陆隐,目光闪烁。

禅老也好奇陆隐究竟要如何做。

陆隐取出至尊山,放出了一个人,正是--夏洛。

“洛中?你怎么在这?”,夏神飞惊讶,自从树之星空远征军被抓后,他们就都知道洛中是夏洛,也就是这片星空夏家的传人,不过当初夏戟都已经归顺神武天,更不用说夏洛了。

在陆隐将树之星空远征军全部放回去后,夏洛同样留在了神武天,不过因为他的身份,依然不被待见,还时不时被找麻烦。

夏神飞从未在意夏洛,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

“师兄,又见面了”,夏洛笑道。

夏神飞不解的看向陆隐。

陆隐道,“前辈,他叫夏洛,是辰祖的传人”。

夏溱盯向夏洛,目光复杂,好似激动,却又带着怨恨。

“前辈欠辰祖的,就还给他吧,请前辈支持,让他执掌神武天”,陆隐道。

“不行”,夏神飞大喝。

夏溱也看着陆隐,“让夏殇的人执掌神武天,陆隐,你还真会算计,跟禅老说的一样”。

陆隐瞥了眼禅老,他不知道禅老说了什么,继续道,“前辈不用急,继续听晚辈说,您亏欠辰祖的,这就还了,而您亏欠神武天的,同样可以还”,他看向夏神飞,“你父亲如今被关押,你可以选择是由你做主神武天还是把你父亲放出来,我可以解除他体内的死神印法”。

夏神飞眼睛眯起,“我父亲背叛神武天,与你勾结,他”,陆隐插言,“他被死神印法控制,不跟我合作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可以答应解除他的死神印法,还他自由,至于接下来他在神武天如何跟我无关,你可以选择由前辈支持他继续执掌神武天,与夏洛平起平坐,也可以选择由你执掌,这是你们的事”。

“可笑,我神武天还轮不到你当家做主,陆小玄,你真以为可以决定神武天的主人?”,夏神飞不满。

陆隐看向夏溱,笑道,“前辈,当初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可想让他们也感受一下?”。

夏溱目光一亮。

夏神飞心一沉,不好,这才是陆小玄的打算,当初具体发生了什么虽然他不清楚,但对夏溱的伤害绝对极深,否则作为祖境不可能这么多年不插手神武天任何事。

他看着夏溱,“老祖,不要听陆小玄的话,他在挑拨我神武天内讧”。

陆隐笑了,“那就更有意思了,不错,我就是在挑拨,嫡系与旁系,神武天好像最在乎这个”。

夏溱闭起双眼,嫡系,与旁系,是啊,神武天最在乎这个。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