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贞观俗人》第867章 画饼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秦琅坐在杞麓湖畔的吊脚干栏上,手里举着块馒头喂海鸥,澄清的湖面上,无数红嘴的海鸥精灵一般的舞动。

虽然杞麓湖不如滇池、洱海大,没有那么漂亮,但每年依然吸引了无数的红嘴鸥从遥远的西伯利亚万里南下来到这边越冬。

“这些真的是在万里之外北方海上生活的鸟?”通海都督府程处默直接拿牛肉干喂鸟,他总觉得不可思议,这些红嘴巴的鸟,是怎么认的路的,为什么海边生活的它们要跑到这深远内陆蛮荒来?

红嘴鸥根本不怕人,也已经习惯了秦琅每天在这投食,它们盘旋飞下,轻轻啄走他手上的食物,飞上天空,吞下后又盘旋着鸣叫感谢。

“候鸟迁徙,这你也不知道,海鸥你没见过,可燕子你总是见过的,每年秋燕子便南迁过冬,到了春天后又飞回来。燕子年年迁徙,甚至还能准确的记得自己的燕窝在谁家呢,你难道没注意到,每年飞回家中的燕子,依然还是那一窝?”

老程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这些鸟还真是厉害啊,只是我奇怪,海鸟为什么跑到云南来?”

“因为这里有滇池、洱海这些内陆大湖啊,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这边的气候好,滇池四季如春呢,这可是一块宝地。你别看这里蛮夷遍地,蛮子们吃虫子,可实际上也只是距离中原太过遥远,尤其是蜀地和黔地交通不便,蛮夷众多,中原一直以来都还没有把那边理顺,所以一时难以深入进来,若真要论起来,这以滇池和洱海为中心的云南道,可是比黔中许多地方还要强不少呢。”

秦琅喜欢云南,以前他就曾经数次到云南旅游,这是一个来过之后还想来,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虽然后世的滇池惨遭毁灭式的污染了,但那边的山水依然是让人心旷神怡的,除了紫外线强一点,也没啥毛病了。

特别是昆明,四季如春,鲜花之城啊。

其实想一想,历史上在云南建立的几个王朝就知道这块地方的好了,南诏国、大理国等,以一隅之地,都能对抗中原统一王朝数百年,可见一斑,这里不仅有山河之险,更有农耕之利,物产丰富。

在唐以前,从汉到隋,把整个云贵高原都是并列一个地理单元的,或称南夷,或称南中,南宁。

云贵高原之险,加之川西南、湖南西南等地本就也是交通不便的蛮地,故此中原王朝其实一直在往南推进,只是进程有些缓慢。

到了明清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将云贵之地纳入了中原王朝直接控制。

云南可以算是另一个巴蜀,有山河之险,有土地之沃,只是巴蜀因为靠近中原,所以在战国之时,就被秦国吞并,此后中原动荡之时,虽也屡屡有地方割据势力称雄,但只要中原一统,巴蜀根本难成气候。

而云南则因为太过遥远,使的虽从秦汉时开始修路铺桥,进军云贵,但始终也是鞭长莫及,更多的还是采用以夷制夷的羁縻制度,这也使的在这片地方,大姓豪强与蛮夷部落们共治。

爨氏与孟氏等许多云贵大姓一样,都是自秦汉时南下的汉人,然后代代经营,最终背靠中原,联结蛮夷,雄霸一方,爨氏更是称雄两晋,至此已有四百余年。

说到底,还是这地方本身底子好。

去过云南的人都知道,其实云南虽没有什么大片的平原,也缺少如成都那样的大盆地平原,但云南拥有许多湖积盆地或河谷小平原,更有许多山间坝子,这些坝子也并不小,算是小盆地小平原,加之这边的日照充足,雨水充足,又少霜少雪,所以这边其实很适合农耕发展。

不比陇右朔方那些遍地石头沙子的地方,又缺水又少土地,主要还是靠放牧为主,人口很难发展的上去,还得经常面临着游牧民族的入侵抢劫,经常成为中原与草原的战场。

云南虽偏居一隅,可反而有了从容发展的好条件,加上其地利,宝地一块。

“真要有三郎说这么好,为何南中地区始终没发展出什么像样的势力出来?不论是滇国还是哀牢国、句町国等等,都不行啊。”程处默问。

秦琅又举起一块馒头,递向空中盘旋着的海鸥。

“这个说来复杂,但也简单,因为缺少文明和技术,我中原王朝能从三皇五帝到秦汉隋唐,能一直延续下来,虽也经历过五胡乱华的黑暗时刻,可却还是传承了下来,靠的正是汉文明,文明的传承让我们始终有着很强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使的我们这个民族可以不断前行,汉民族不断的开疆拓土,一代代伟大的君王将臣们,让我们的族群越来越大,使的我们不致于被外来侵略者毁灭,也让我们能有余力致力于思想、技术等的研究,因此我们有了诸子百家的伟大思想指导,有了强大的农耕制造等技术发展,而蛮夷们呢,绝大多数始终都处于混乱和无序之中,他们逃不过那个束缚的圈子······”

“我们来了就不一样了,通海虽然在滇东南,但这里有个很好的条件,便是通往交州大海,而交州在我中原数代经营下,如今越发的繁荣,所以倚靠交州,虽然这里依然是蛮荒内陆,但却有了发展出路。我们再迁来汉人移民,带来我们中原的先进农耕制造技术,开路修桥,筑城通商,这里很快就会繁荣起来的。”

在秦琅看来,通海都督府是值得大力发展的,也有发展的巨大潜力。

真要把这里经营好,说难很难,说简单也简单。

程处默正色,很用心的听着。对于同龄的秦琅,他早就没再当成是以前在瓦岗一起骑竹马争将军当的朋友了,他视他为师友。

“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们虽然得不断从中原移民汉人过来,但是对于这里的蛮夷,我们不能将他们当成敌人,若是你一开始就把立场设定好了,那么我可以说,通海都督府走不远,我大唐虽兵甲强劲,但朝廷也不可能给通海都督府太多兵,甚至真要搞的蛮夷大乱,朝廷其实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从遥远的中原投放太多军队过来,所以这个关系得拿捏好。”

“可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终究不是一路人。”

秦琅笑笑,“爨氏虽被称为蛮夷,可其实他们也不过是东汉末年才从中原南下的汉人,但为何他们却能够跟蛮夷们打成一片,并最终统治他们呢?其实啊,统治统治,说到底其实就是拉拢大多数人,打压小部份人的一件事情而已。”

他一语道破统治的核心本质。

“你看看这通海都督府,暂时不算上红河南岸的那些地方,就说江北地区,蛮夷遍地,各有部落种族,大的部族也有十三个了,小的就更不用提,所以说,本身这里虽遍地蛮夷,其实也并不都是一伙的,这就让我们有机可乘。再一个,就算同是一个部族的,蛮夷们也多是以寨子划地而居,甚至相邻而居的都往往有矛盾的,就算是一个寨子里,其实也是有矛盾的。”

“头人和寨民之间,往往就是地主和佃户的关系,甚至有的部落寨子,头人更是奴隶主,许多寨民早沦为他们的奴隶。”

程处默听的若有所思。

“你是说挑起他们内部矛盾,然后我们就可以超然于外?”

“没错,当然,你还要注意一点,就是我们不能是那个到处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的坏人,我们做任何事情都得有目的,而通海都督府的目标就是要代表大唐,为南中地区带来太平与稳定,带来公平与正义,我们要带领这里的百姓,过上比以前更安稳,更富足的日子,让他们远离战争、贫困和疾病,让弱小不受强者欺凌,让孤寡贫苦者得到帮扶救助,让他们能成为堂堂正正的人,而不是野人······”

程处默打断了秦琅激情的讲话,“三郎,咱们中原都还没能做到这样呢。”

“你懂啥,做事总得有目标,而且你还得让百姓们看到我们的目标,你得学会画饼,就算这个饼一时半会还吃不到,但也得先画出来,还得画大一些,这样大家才有动力嘛。当然,我们所说的这些,也并不是空中大饼,事实上,我们大唐就应当是代表这些的,这是我们的治理理念,所以我们一定得要告诉百姓们。”

“我建议你可以派人到各处走村窜寨的宣传,并派人调查各部落间的矛盾,以及一些地方上积陈的一些大案要案,组织人手侦察这些案子,把一些案子给处置了,另外就是对于一些欺凌弱小的蛮寨,尤其是一些山贼马匪,一定要积极处时的给打击了,这样能为我们赢得更多人心。”

“把我们收回来的一些土地,拿出来一些,分授给那些穷困的蛮子,当然,优先授给那些被征召为乡勇团结的蛮丁们,这样他们就能跟我们关系更紧密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