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武逆焚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武逆焚天》第三千八百六十七章 各方谋算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姬娆的反应已经非常快了,然而即便是以她的速度,冲出去的时候仍旧还是慢了一线。火焰扩散蔓延的速度,虽然追不上姬娆的速度,可现在火焰是丛火网当中冲出,所以几乎是从四面八方而来。其中一缕火焰从侧面激射而来,疾冲向了肖北漠等人的所在,瞬间化作一道火墙。也就在这一缕火焰刚刚凝结成火墙后,一道劲风骤然吹拂在其上,那火墙也是随之一阵剧烈的摇晃。紧接着就看到火墙前方,一道模糊的身影缓缓的浮现而出。那身影出现的同时,立即狠狠的抖了抖衣袖,将其上的火焰以及化为灰烬的部分,直接给甩落掉。目光敏锐者能够捕捉到,在她甩掉那被焚烧衣袖的同时,其双手也有着一片被烧焦的痕迹。那人已经全力催动灵气,将自己受伤的双手给包裹起来,以灵气来进行恢复,脸色却是变得愈发阴沉起来。这人正是擦觉到不妥后,第一时间有所行动的姬娆。然而即便是她的速度再快,终究还是慢了那么一线。她和奉天皇朝的几名强者,距离叶家武者有着四五十丈左右的距离,而叶家众人距离侧面的火网,却是不足十丈。能够看到肖北漠,那副淡定从容的模样,显然眼前发生的一切,全部都在他的计划当中。姬娆在闯入火网后,第一次露出了凝重之色,哪怕左风受到见炎的影响,整个人身体被彻底封闭,她也并没有觉得那是什么大事。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让姬娆嗅到了一丝死亡的气息,原因就在于这个恐怖的火焰,肖北漠在离开了那柄见炎后,仍旧能够操控火焰。而自己这一方最强的倚仗,如今却陷入到封闭状态,甚至彼此间想要沟通都做不到。透过面前正在燃烧中的两色火焰,姬娆能够看到肖北漠,正遥遥的凝望向自己,那种眼神甚至让她都感到有些心悸。那眼神冰寒刺骨,却又充满凛冽的杀机,与之前的肖北漠完全是两个人。‘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竟会出现如此巨大的改变,难道说是刚刚吃的……’姬娆目光骤然闪了闪,她本来充满了疑惑,脑海当中骤然有着一副画面浮现而出。就是之前肖北漠吞下,叶朝拿给他的某样东西时的一幕。姬娆原本对肖北漠的举动并没有放在心上,她那时觉得众人已经穿过火网,即便是左风受到见炎的影响,也不可能再威胁到众人的安全,所以才没有立即出手。再加上当时那种情况下,姬娆十分担心左风,因此才白白错过了最佳的出手时机。如今被火焰所阻隔,即便以姬娆凝念中期的强悍实力,眼下也只能徒呼奈何。叶家包括叶朝在内的几个人,因为一名同伴被突然击杀,一个个心中怨恨的同时,又感到十分的恐惧。然而看清楚此时的情况后,他们一个个脸色又渐渐的放松了下来。当奉天皇朝强者闯过火网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的末日到了,很快将会被对方彻底斩杀。然而当那两色烈焰,将众人重新圈入其中以后,之前被火网隔绝后的安全感又回来了,他们又一次看到了生的希望。此刻暗暗高兴和窃喜的,不仅仅是叶家众人,还有被隔绝在火网之外的另外几方势力。月宗、南阁、项家、草原和奉天皇朝的叛徒们。其实对于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叶家和奉天皇朝并无太大的不同,这双方都是他们想要除掉的。可是叶家早就先一步,激发出了那一大片的火网,然后就躲在了后方。反而奉天皇朝北州武者,众人折腾了这么半天,就是要将他们全部杀掉,可是就在最关键的时候,“煮熟的鸭子飞了”,他们的内心自然对此无比愤怒。这种本来应该解决掉的敌人,却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逃走,也最是让人心中不能平衡,所以他们这些人对于奉天皇朝众人的杀意,要远远超过叶家那群人。在他们这些人当中,还要数郑图等一批叛变者,他们的内心最为纠结和复杂。那八名选择跟随郑图,背叛了奉天皇朝的武者们,眼看着原来的同伴进入火网中,本来肠子都要悔青了。不管他们因为何种理由背叛,可是终究跟随姬娆征战多年,从各种生死搏杀中活了下来。所以即便是能够活下去,他们的内心也是充满了煎熬。姬娆等人穿过火网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连脸都不要,每个人的尊严都被彻底见践踏,从而选择的背叛,结果现实却告诉他们,若是没有背叛才有很大的机会活下去。面对这样的结果,他们的心中如何能平静,简直都要恨死郑图了,可是已经走到这一步,就算再如何痛苦和悔恨,又能有什么意义。在这种时候奉天皇朝那些人,又一次陷入火海当中,死亡的威胁在不断的逼近。这让八名背叛奉天皇朝的强者们,一个个反而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意。最为开心的人,当然还要数那个郑图了,这段时间也要数他蹦跶的最欢实。怂恿那八个人跟着自己叛变,自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暗暗的嘲笑着那些选择死心塌地跟着姬娆的傻瓜。然而当左风传送回来的时候,这郑图发现自己才是那个傻瓜,如果自己不是心胸太过狭窄,又太过自私和贪生怕死,如今也该进入那片火网当中了。只不过他根本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错,他只是愈加的愤怒和憎恨,对于姬娆等人不肯对付左风的愤怒,以及对于那个左风无比的憎恨。所以当他看到叶家控制的火焰,直接将所有人都笼罩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突然变得有些失态。“哈哈,你们也有今天,你们不是得意么,不是嚣张么!我就在这看着你们死去,你们都会一个个被焚烧而死,你们这帮蠢货,选择相信姬娆这种人,将一切的希望都押在那个小崽子身上,他救不了你们,他也要跟着你们一块玩完。”此时的郑图异常的失态,这直接导致了其他几方势力的头领,一个个满脸厌恶的瞪向他。队伍当中可能只有傀襄和成天豪两人,与其他人的判断略有不同。这二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担忧和凝重。玩完?也许换一个人,他们差不多会有同样的推测,可是对于左风他们却绝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别说现在左风只是看上去有些异常,哪怕现在的左风真的遇到危险,不能亲眼看到其死去,甚至不能亲眼看到他的灵魂也一同被毁灭,他们就绝不相信左风真的就此陨落。“现在要怎么办?我们无法对付左风,反而情况变得如此复杂,先考虑一下咱们两个的后路吧。”这一次先开口的人是成天豪,与左风对敌的时间久了,他整个人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如今倒是冷静的考虑,自己的后路问题。傀襄虽然稍显意外,可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早之前就在考虑这个问题,所以他几乎未曾多犹豫,便开口回答道。“刚刚已经考虑过,眼下这种情况,我们只剩下两个选择,一个非常凶险,一个生机渺茫。”如果别人听到这样的判断,恐怕不是当场暴怒,就是直接口吐脏话了。然而成天豪在听完之后,却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别说是非常凶险和生机渺茫,哪怕有一线机会也要试一试,总比留下来坐以待毙要好的多。”傀襄再次深深看了一眼,似乎在没有直接面对左风,或者左风的伙伴时,成天豪已经算得上一个头脑清醒行事果决的人物了。这一次傀襄反倒是略微迟疑后,这才开口道:“我们可以选择脱离队伍,只要有任何机会立即全力摆脱眼前这些人,不跟任何一方有瓜葛,有多远避多远。而这样一来大的问题,还不是封闭在周围的那些‘蚀月暗曜’,而是离开这里以后我们要如何传送离开。”双目微微眯起,成天豪几乎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已经问道:“那么另外一个选择呢?”傀襄目光向着前方人群中扫去,视线在那各方势力的头领身上掠过,道:“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与其中一方彻底合作,我所指的合作是获得对方真正的信任,让我们能够彻底依附到对方的手下。”听完这第二条建议后,成天豪反而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傀襄却是明白,对方此时的表情越痛苦,就说明他对于这个建议最为心动。“如果要依附,那就一定要找一个最强大的势力,否则没有任何意义。”好似作出了什么决定一般,成天豪突然抬头看向了队伍当中的一个人,声音平静中透出一股决然味道。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傀襄也很快确定了对方所关注的焦点,点头赞同道:“这么看来,也就剩下一个选择了,那我们可能还要做些准备才好。”成天豪和傀襄两人,暗中的一番交流没有人发现,大家的目光此时都集中在那火网当中。当然,也有少部分人的目光,却是集中在火网本身上,这其中就包括了月宗的那位掌月使殷无流。他那双雪白的双眉,皱成了一个“川”字型,双目不断的闪烁间,好似有着许多的想法在脑海当中飞快掠过。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