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十方乾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十方乾坤》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玄青飞雪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十方乾坤第一千七百八十章玄青飞雪时入深冬,人间已是大雪纷飞,今年的冬天,紫霄峰上竟也飘起了鹅毛大雪,一片一片,如梦似幻,将整座紫霄峰,变得银装素裹。

“师父走了,紫霄峰上也下起了大雪,以往每年冬天,师父都在,现在……”

只见满天飞雪里,一个年貌十八的少女正从紫竹林里走出来,大雪落满了少女的头发,双肩,还有她那一双,弯弯长长的睫毛。

距离天外天攻玄青那日,已经过去两年,而今的若水,与当年依旧未变,依然是当初,十八岁那年,偷偷溜下山,跋山涉水去寻找师兄的小丫头。

紫霄峰本就清清冷冷,如今没有了凌音,她一人在山上,更是孤孤单单,每天总是会去云巅,坐在那里,盼望着师父和师兄能回来。

可是时间一天一天,去了春夏,过了秋冬,已经两年了,也不见师父回来,只有云顶的鹤儿,每天傍晚时分,总是会来云巅,坐在她的身旁,陪着她说说话,久而久之,这紫霄峰的仙鹤,也似能听懂人语了一样。

“现在师父和师兄都不在,只有若水一个人,呜呜呜……”

少女走着走着,忽然哭了起来,两只手擦着眼睛,眼角晶莹剔透的泪珠,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从脸颊上滑落,纵然铁石心肠的人,看见了此刻这一幕,也难免心生怜意。

就在这时,大雪纷飞里,只见一道人影往这边飞了过来,轻飘飘落在了少女身前:“若水。”

“呜……霓裳师姐……”

若水抬起头来,看见面前的霓裳师姐,“哇”的一下哭得更大声了,一下扑在她怀里,眼泪止不住的哗哗往下掉。

“呜呜呜……眉间意师伯说,师父就快回来了,可是若水等了这么多天,师父也没回来……”

哭了许久,若水才抬起头来,弯弯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仿佛小花猫一样,哭得鼻子也红了。

“小花猫……”

千羽霓裳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若水抽泣了两声,哽咽不清道:“呜……呜……都让师姐看见了,呜……”

千羽霓裳看了看这周围清冷的宫殿楼宇,说道:“凌音师叔,应是很快就回来了吧……”

“呜呜,可是,可是……”

若水小声哽咽抽泣着,用力擦了擦眼睛,抬起头来,期盼地看着千羽霓裳:“霓裳师姐,你带我去找师父好不好,听眉间意师伯说,师父带着师兄,去了东边的一个古界……”

千羽霓裳轻轻抚着她的脸颊,最终摇了摇头:“太危险了。”一边说着,一边又抬起头,看着天上那一道,宛似深渊一样的裂痕。

“都是他们害的……”

若水也往那天上的“天渊”看了去,脑海里面一幕一幕,还是那天师父渡劫的情景,要不是天外天的魔人来犯,师兄也不会……

“呜呜呜……”

想着想着,一想到那天的天劫之下,师兄连肉身都陨灭了,若水又忍不住哭了起来:“等将来,我一定要给师父和师兄报仇……”

……

玉玑峰上,迷阵重重,当日天外天进攻玄青七峰,除去紫霄峰,便只有玉玑峰上未遭侵入,皆因此处幻阵重重,乃是天机尊上亦还真所布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天外天那些魔头,又怎能轻易洞破

“师妹……”

天玑殿上,檀香缭绕,亦还真突然睁开眼来,看着左手边上,那香炉里的檀香,燃了一半,却从中断掉了。

这一刻,亦还真深深皱起了眉头,过了一会儿,起身出殿,殿外站着两名弟子,见师尊今日入定,提前了半个时辰出来,微微欠了欠身:“尊上……”

“嗯……”

亦还真看了看门口的两名弟子,说道:“我要去趟天枢峰,殿中事物,在我回来之前,勿要移动。”说完,便化作一缕剑光,往云际里飞了去。

殿外两名弟子一头雾水,彼此看了看,又摇了摇头,静静守在此处不语。

天枢峰上,亦是大雪纷飞,当日毁去的宫殿楼宇,这两年都重新修好了,山下受损的灵脉,如今也得以修复,看不出任何受损痕迹。

广场上已经铺起了一层厚厚的大雪,亦还真刚一上来,便被四名天枢峰的弟子阻拦下来:“天机尊上。”

“嗯。”

亦还真往广场上看了看,见大雪落满地,连足印也没有,心想入冬以来,难道师兄从未外出过吗?

“我来见师兄。”

亦还真向面前四名弟子看了看,示意让开,然而四个弟子脸上,却显得有些为难,一人怯声说道:“掌门他……他在殿中参悟玄法,吩咐过我们,这段时间,不让任何人进入打扰……”

闻言,亦还真眉心微微一锁:“我也不行吗?”

“还请……还请天机尊上勿要让弟子为难,请尊上……请尊上改日再来。”

四个弟子低着头,此时怯懦懦的样子,连说话都有些颤抖,想到前些日,玄阳尊上来此,可玄阳尊上那暴脾气,一听见“改日再来”四个字,却又不说清楚改到哪一日,那不得把他们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后,才悻悻离开。

“好吧……”

最终,亦还真并未为难这四个弟子,只好转身,往山下去了,没走出几里,忽闻有人在旁叫他:“师弟。”

“眉月师姐?”

亦还真循声望去,见是眉月师姐,当即走了过去:“眉月师姐,你怎在此?莫非也是……”想必师姐多半也是吃了个“闭门羹”。

眉月尊上摇了摇头,凭栏而望,见大雪纷飞,许久才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亦还真,问道:“师弟今日匆匆来天枢峰,可是有何要事?”

亦还真往下来时的方向看了看,又回过头来,说道:“不知师姐有没有发现,近来师兄……似乎总有些怪怪的?”

听闻此言,眉月尊上双眉一凝,往周围看了看,过了一会儿,才回过头来,看着他道:“师弟何出此言?”

亦还真道:“当日天外天来犯之时,我与师姐,离渊师兄,玉衡师兄,我们四人在紫霄峰替凌音师妹护阵,当时有一刹那,我从师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重的杀气……”

他话到此处,双眉已经深锁起来,继续道:“师兄修道多年,道心之深,你我皆知,按理说,无论如何,在他身上,都不应出现那么重的杀气……”

眉月静静不语,听他把话说完,当日天外天那几个魔头来犯之时,鬼姬擒了若水威胁,当时她也感受到了,师兄身上那股杀气,分明已是藏了好多年。

“师弟想说的,难道是当年……”

“不错。”

亦还真道:“当年在连峰台,一尘被正道各派逼得跳崖,我怕那时,师兄便已悄然种下一层‘心魔’了……”

“师弟!”

眉月脸色一变,立刻止住他继续说下去了,摇头道:“师弟,不可妄言……”

亦还真仍是眉心深锁,说道:“正因我们几人当中,属师兄道心最高,也正因如此,一旦产生执念……恐是……唉,罢了。”

他话到此处,不再继续说下去了,岔开话题道:“近来师兄闭门不出,可是在参悟祖师留下来的那本‘太玄经’?”

“嗯……怎么了?”眉月不知他为何又突然问起太玄经来,亦还真道:“师姐可曾过太玄经本卷?”

“没有,怎么了?”

玄青门有一本道家经书,名曰《太玄经》,乃是当年祖师玄真子传下,玄青门的一些基本道法,大多是自此经书中演化而来,算不得深奥,更无法与“太极道”这等玄青奥义相提并论。

而这本经书里的内容,其本身是无法修炼的,上面亦不记载任何功法心法,所以弟子们大多都不知晓这《太玄经》的存在,就连萧尘当年,也从未听说过。

而此经书的本卷,唯有历代掌门能够翻阅,不过到后来,也没有那么严了,就是眉月和亦还真等人要,青玄真人也不会阻止,不过那样一本经书,并非什么神功绝学,食之无味不说,中间许多字还有缺失,不知所云,也无人会花心思去。

此刻眉月不知亦还真为何突然提及此经书,问道:“师弟,怎么了?我看今日,倒是你有些怪怪的。”

“没有,我只是突然想到……”

亦还真说到此处,看向眉月:“师姐可还记得,三十八年前,也即是一尘兵解那年,师妹与一尘中了那几个魔教之人的算计,被困琼山顶上,那一次……几个魔教,应是为‘太玄经’而来吧?”

眉月看着他,凝思片刻,说道:“这件事过去太久,当年师妹……只让掌门师兄替一尘重凝肉身,至于琼山顶,师妹并未详细提到其中经过……师弟,你今日怎会突然提到这些事情?”

亦还真深吸了一口气,望着满天白雪飘落,说道:“今日在天玑殿,我入定之时,不知为何,心中忽然一悸,睁开眼来,发现香炉里的香,燃至一半而断,此中恐是凶煞之兆,我担心师妹……”

“难道凌音师妹出事了?”

眉月脸上也一下紧张了起来,当初凌音离开之时,她曾千叮万嘱过,难道还是免不了,出了事情吗?

亦还真道:“师妹一向行事谨慎,道行亦不在你我之下,其他都无须你我担心,唯独只有……”

“一尘。”眉月双眉深锁,接过了他的话。

“嗯,不错。”亦还真点点头道:“唯独一尘……是她的劫,这也是我从始至终最担心的。”

他话到最后,轻轻叹了声气,又抬起头看着天上飘雪,还有那云顶之上,犹似深渊一般的裂痕:“自上次之后,天外天再没有任何动静传下来,可越是如此,背后越是让人难以猜测。”

眉月尊上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师妹一事,等师兄出来,我会询问他的意见,天外天虎视人间已久,玄青门,再容不得出任何差错,灵脉被毁是小,万一……”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