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战锤神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战锤神座》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米拉格连诺的毁灭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米拉格连诺,艺术之都,旧世界时尚艺术中心,历史文化名城,旧世界四大经济贸易中心,拥有属于自己最骄傲的历史文化和文明的象征。

众所周知,旧世界绝大多数人的聚居地其实都是在精灵废墟上建造的,提利尔自然也不例外,但是米拉格连诺确实不是精灵帝国时期的遗迹,这里的人们在原本的领地泰图斯毁灭之后东迁,在米拉格连诺建立了聚居地。

平白而论,米拉格连诺并不算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在北方,这座城市时常要面对贪婪的布列塔尼亚骑士们的领土宣称,由于某些已经无法考证的历史原因,帝国和布列塔尼亚时常会有贵族宣布自己才是米拉格连诺的正统继承人并发起宣称战争。

除了北方的威胁以外,位于西方的枯萎沼泽时常会有一些有三分之二人大小的老鼠出没,尽管提利尔的学者多次研究认为可能有一种名为“斯卡文鼠人”的生物存在,但这些学者不是很容易意外身亡就是文献特别容易遗失,因此对斯卡文鼠人的研究断断续续后终于在帝国历1812年的一场大型瘟疫后中断,即使如此,米拉格连诺的“灭鼠大队”也称“职业捕鼠团”被召集起来,专门负责对付这些“巨型老鼠”。

初春的季节,地处更南方的米拉格连诺已经从冬天中苏醒过来,整座城市一如既往地繁荣和充满着生命力,来自四面八方的旅人、冒险者、佣兵、商人们聚集在米拉格连诺,开始了新一天的活动。

诚然,各种情报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而来传入提利尔,比如说北方的混沌大军已经打进了基斯勒夫,比如说希尔凡尼亚的选帝侯曼弗雷德宣布从帝国独立,再比如说布列塔尼亚人最近似乎和尖耳朵们一起打赢了一场大战,作为旧世界的经济和贸易中心,这些事情提利尔人自然都知道。

但知道这是一回事,是否真的在乎,这又是另一回事了,事实证明,提利尔人是真的不在意这些,米拉格连诺这座城市历史上遭遇到的最严重的灾难也就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大型瘟疫带走了三分之二的人口,城市从未遭到过重大的威胁或者陷落过。

尤其是在帝国历2000年,著名的工程学大师列奥纳多-米拉格连诺闻名天下之后,米拉格连诺的防御越来越坚固,城市的壕沟又宽又深,城墙也被特殊设计了以最大限度的防御炮击阵地,这些工程也是天才的列奥纳多设计的,这是他觐见皇帝为帝国服务前最后一个杰作。

之后历任米拉格连诺亲王都不断地加固城防,使得所有人都对城市有着绝对的信心。

北佬的问题,帝国人和基斯勒夫人、布列塔尼亚人会解决的。

关我们屁事?

继续奏乐,继续舞~

米拉格连诺的“红色魔鬼”酒吧里面,一群人正在引吭高歌,他们是来自帝国的贵族,为首者是帝国公爵利奥波德-冯-斯特洛赫姆,这位公爵今年三十来岁,是威森领的一位公爵,由于不满帝国女爵艾曼诺莉的军事管制和弗雷德里克男爵的四处抄家,利奥波德公爵选择来到提利尔生活,这里有他要的自由。

和利奥波德公爵混在一起的,是一群帝国的军功贵族子弟们,作为军功贵族子弟又是在如此黑暗和四面受敌的大环境之内,他们自然不是没上过战场的废物,他们只是来享乐的,他们讨厌努尔的宵禁和军士管制,讨厌限制配发酒水和各种娱乐活动。

“forthefreedom!”利奥波德公爵举起了酒杯,他开怀大笑:“诸君!为了自由!”

“为了自由,干杯!”在场的诸位军功贵族子弟、提利尔的佣兵头子们一齐举杯,场面十分热闹,人们在一起吃着牛排喝着酒,其中甚至还有一位来自阿拉比的佣兵队长,库赛-穆斯塔法,一位阿拉比的帕夏,阿拉比传奇佣兵团西帕希重骑兵团的领袖,穆斯塔法这次接受了利奥波德公爵的雇佣,负责保护这群人的安全,听到利奥波德公爵的话,缠着白巾,腰挂弯刀,神态优雅的穆斯塔法摊开双手:“erefe!”

“erefe!”在座的阿拉比西帕希重骑兵们纷纷举杯。

酒吧的舞台之上,一位著名歌姬正在唱着一首脍炙人口的曲子。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也想成全这段佳话~”

“不剩真假~不做挣扎~深爱着~他~”

“你已将半生托付给她也为她献上一个国家~”

“心之所动,且就随风去吧~”

“好!好!”这群人们疯狂地鼓掌,醉醺醺地,好不快乐。

“艹,TMD,该死的莱恩,不仅睡了我们的女爵,而且还不愿意娶她!女爵居然还傻傻地答应,我为什么就遇不到这种好事儿?”利奥波德公爵已经有点头晕了,它摇头晃脑:“察普克?外面怎么那么吵闹?”

“我的公爵阁下,主要是外面来了群亚马逊女人,正在和守卫争吵,她们貌似很着急地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没有翻译,谁听得懂这群雨林里面的野人在说什么呢?”他的贴身护卫从外面进来,无奈地说道:“大晚上了,这么迟了,去哪里找翻译啊。”

“吵死了!拿上这几块肉跟骨头,叫她们滚出去!”公爵吼道。

“是!”

过了一会儿,那群亚马逊女人果然气呼呼地离开了,众人也没有继续管,而是接着享受着快乐的一刻。

几个小时后,时间来到午夜,邪月莫斯里布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明亮,如此刺眼,将米拉格连诺笼罩在了月光之下。

黑乎乎的贫民区,肮脏的下水道,河流的支系,还有那些城市的隐秘角落,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移动着。

该死的老鼠!米拉格连诺城内的灭鼠大队在市民们和佣兵头子们的抱怨之下出动了,几队人手先后在对加班的抱怨和对薪水的讨价还价中离开。

然后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们,而黑暗中的骚动还在继续。

利奥波德公爵准备和他的小伙伴们欢饮达旦时,一种奇怪的钟声正在响起。

“咚~咚~咚~”

钟声打乱了乐队和歌姬的节奏,美妙的音乐变得刺耳,利奥波德公爵气得将桌上的银制餐具往地上一扔,起身一脚踹开酒馆大门,破口大骂:“查理曼的dick在上啊,这些南佬是不是有病?都午夜了,我敲你妈的钟?!”

“yesyes~”

“yesyesyesyesyes”

“yesyesyesyesyesyesyesyesyesyesyesyes~”

“dododododododo~”

“diediediediediediedie~”

公爵还待再说,一支比碗还大的老鼠从他的面前窜过,气急败坏的公爵抬起一脚直接将这头老鼠踩得粉碎,鲜血和内脏的汁液贱得他的裤管和靴底到处都是:“damnit!”

“好耶!”正在围观着公爵表演的诸位军功贵族子弟们纷纷鼓掌叫好。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令所有人的叫好声瞬间消失。

从下水道口,从河流之内、从各种暗道中、从贫民窟的阴暗角落再到地洞和墙壁裂缝里。

无数的老鼠群倾巢而出,它们组成了灰色的、棕色的、黑色的洪流,一开始还只有三五头,然后是十几头,紧接着是上百头,最后,鼠群聚集起来,将街道和建筑淹没。

利奥波德公爵顿时打了一个寒颤,他的酒醒了,尽管是个享乐主义者,但是他在威森领和努尔军队中服役的肌肉记忆还在,公爵反身跑进酒吧之内,一脚踹上大门然后立即将房门用桌子堵住:“兄弟们!情况不妙,抄家伙!准备战斗!”

“哦哦哦哦哦!”屋内的一大群军功贵族子弟们谁没上过战场?一个个又是恐惧又是兴奋地嗷嗷叫,立即开始穿戴装备,准备战斗,来自阿拉比的西帕希重骑兵们也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妙,火枪装弹,盔甲准备,弯刀出鞘。

屋内的店老板、侍者和乐队、歌姬们尖叫着试图逃命,但很快他们发现到处都是鼠潮。

米拉格连诺苏醒了,人们在恐慌和尖叫中四处逃命,一开始还有人尝试对付老鼠,他们使用棍子、铲子、草叉和长枪,甚至用脚踩,用拳头砸。

或许这样能够杀死一两头老鼠,但更多的老鼠会顺着裤管、棍子冲到人们的身上,尖尖的大门牙一口咬下去,刺穿皮肤,饱尝血肉。

老鼠咬掉手指,咬掉眼睛,吃掉耳朵,然后这些人淹没在鼠潮之中,不用两分钟,就只剩下一具白骨。

这样的场面南方人哪里见过?承平日久的提利尔人早已经吓得双足发抖,手足无措,他们争先恐后地将房门关紧,将窗户关上,躲在柜子或者桌子底下,瑟瑟发抖,朝着他们信仰的战争女神米尔米迪亚、公正女神凡伦娜或是提利尔的本地神祈祷。

“咚咚咚~”房门正在大力摇晃,利奥波德公爵等人终于穿戴完毕,当穆斯塔法尝试着打开大门的时候,伴随着房门弹开,数百头硕鼠冲了进来!

“放!”公爵立即下令,军功贵族子弟们手里拿着临时使用酒精和抹布现场制成的燃烧瓶,朝着门外砸去,一个瞬间,数百头老鼠被火焰吞噬!在烈焰的净化中烧成灰烬!

“为了查理曼,为了帝国!”公爵身上穿着刚刚做好的米拉格连诺全身板甲,举着手中的精钢长剑,第一个冲出了酒吧大门,他一挥剑,就将十几头老鼠砍成两段。

“杀!杀老鼠!”这群军功贵族子弟们和阿拉比的雇佣军们一个个都是接受过专业军事训练者,他们冲出酒吧,朝着鼠潮就是一顿乱杀,这些老鼠们欺负欺负平民还行,对付这些职业军人自然没有任何机会,没过十几分钟,附近的鼠潮就被清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老鼠们也不敢靠近。

“该死!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来的这么多老鼠?”利奥波德公爵一剑将一头老鼠刺穿,抬头一看,愣住了。

整座城市正在燃烧,更多的鼠人军队出现了。

首先出现的是成群成群的奴隶鼠,这些饿得发狂的最低级鼠人往往手中只有一把长枪或者一把刀,但是最疯狂最饥饿的就是它们,数百队奴隶鼠瞬间淹没了半个米拉格连诺的城区,只要见到任何能吃的东西,它们都争先恐后地冲上去,粮食、牲畜、人类甚至是皮革制品和稻草,强烈的饥饿感是促使着它们行动的唯一要素,所过之处,唯有白骨和空洞。

当然,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它们的凶暴和残忍只要遇上稍微像样的抵抗,就会崩溃然后四散逃命。

米拉格连诺承平日久,城防军们还在城墙和军营里面准备战斗,其中一部分守卫已经反应过来,但想要拯救城市他们还差距甚远,然而城内却有一些久负盛名的佣兵团,这些佣兵团们的反应甚至比城内的守军还要快,他们以建筑物和庄园、神殿作为防御体系,开始顽抗。

这一切丝毫不出负责提利尔进攻的斯卡文魔鼠总元帅帕斯克里特的预料。

“是的~是的,人类、人类玩意,好吃,好吃~”

战旗挥舞,新的斯卡文大军出动。

数百队奴隶鼠之后,是数目庞大的氏族鼠,这些鼠人们已经开始拥有符文盾牌、像样的武器和简单的盔甲了,它们在总元帅帕斯克里特的命令之下,开始猛攻城内还在抵抗的人类军队。

“还要来点火~再来点风~”

一队接一队的斯卡文次元石喷火器小组出现,它们开始用次元石火焰点燃整座城市的所有建筑物,然后是毒风掷弹手,这些脸戴着防毒面具的斯卡文鼠人将灌满着来自疫病佩斯提伦氏族的瘟疫气体的玻璃球一个接一个地砸入建筑物中,受困者只要呼吸到这些有毒气体,全身出现红斑溃烂,很快就丧失战斗能力,成为了鼠人的美餐。

艾辛家族的阴沟奔行鼠们在建筑的缝隙中快速移动着,寻找着合适的目标。

理所当然,墨德家族也要出一份力,随着地面炸开一个接一个的大坑,一头头鼠巨魔从地洞中跃出,一拳就将人类士兵们砸成肉泥。

“为了十三人议会!为了大角鼠!”总元帅帕斯克里特展开双臂,邪月莫斯里布光芒闪耀:“yes~yes!让我们把、把这座城市,烧、烧成灰!”

“人类玩、玩意!没、没毛的家伙,通通die、die!”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