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医女福妃荣华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医女福妃荣华路》第一百零四章 皇家颜面置于何地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医女福妃荣华路正文卷第一百零四章皇家颜面置于何地——————

徐氏就盼着长子向思羿能考中进士,然后做个官儿,领点俸禄回家,好补贴家用的。

却没成想,向思羿也因为付煜的那点事,影响了仕途。他们那些跟付煜一起中进士的,嘉余府学子们,除了贺昶那个探花郎而外,其他人都只听到一句话:

“在家等信儿。”

这一等,就等了几个月。

徐氏确实是对她说过,向思羿从前有一个意中人,只可惜那个人心里没他,而是对他的一个窗友有爱慕之意。

因为这事,向思羿也感到痛苦过。

徐氏伸手拉着秦璃的手,说道:“秦姑娘,老身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老身的长子羿儿,是个很好的儿郎。他虽然不是什么有名气的大才子,但他品行很好。”

秦璃微笑着说道:

“我也看出来了,令郎的品行不错。他错失了那个姑娘,也许是那个姑娘没有福气。您且放心,令郎肯定能遇到,与他两情相悦的女子。”

徐氏一听那句话,瞬间露出了笑容,忙说道:“会的,会的。”

秦璃站在药铺里,回想起了徐氏说过的话,这时才知道,原来向思羿从前心仪着的女子,竟然是爱慕着付煜的李姑娘。

这世界,还真是太小了,绕来绕去的,好像都能绕到付煜身上去。

秦璃冷冷的扫了付煜一眼,唇角勾起一抹嘲讽。就他这种废物,都还有人稀罕着,眼光实在是差。

当时也不管翟文澈说什么,秦璃拿着她包好的药,走出来,亲自递给向思羿了。

翟文澈和付煜两个人见了,都表示不服。

付煜嘲讽的问道:“你说我不配,那他就配?你也不是没去他们家看过,他家,跟我家完全没法儿比。他几次三番来找你,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得到你,得到你的家产!”

“你含血喷人!”向思羿气的眼冒金星,道:

“若是我对秦姑娘有那种想法,我不得好死。”

“哼,少在这儿发毒誓,当心一会儿遭雷劈。”付煜在说话时,给翟文澈递了个眼色。是想让翟文澈帮他证明,他说的都对。

翟文澈很是会意,他跟着付煜来,就是想帮付煜的忙,气一气姓秦的病秧子的。若不是她去府衙闹那么一出,他和付师弟他们,也不至于会在考取功名后,还做不了官儿。

再者,她还因为他收回了,白家租的铺子一事,对她爹说了他好多坏话。她爹听了后,前往他家,跟他爹说,做生意不讲诚信,也能做的下去?

他在外所做的那些事儿,他爹本来不是都很清楚的。

被她爹一说出来,他爹觉得他丢了人,在她爹离开他家后,就关起门来,揍了他一顿。

为这事儿,他很是在心里感到了愤恨。凭什么啊?

白云瑶们两母女,租着他们家的铺子开店,却吃里爬外,去帮姓秦的病秧子作证,证明她在落水之前,是见到过付煜和褚心嫣在一起的……

人家不帮他,帮了姓秦的病秧子,他才把铺子收回来的。

他直到此刻都不明白,他究竟错在哪儿了,这么大人了,还挨了长辈的打。

翟文澈气势强横的挡在秦璃面前,冷笑一声儿,问道:“秦姑娘,是不是想着,这都年底了,你一过年,就是十九岁的人了。你说付师弟不配说,他的心上人是你。那你就算着急着找别人,也不能找向师弟啊。他……”

还不待翟文澈把话说完,秦璃冷喝一声:

“姓翟的,带着你所谓的付师弟,都给我走出去!”

在说话时,秦璃伸手指向了大门那边。只见翟文澈和付煜都没走,她一气之下,走到墙角去找了扫帚来,就要往付煜和翟文澈的身上打。

掌柜的见了,忙上前帮着劝解。

翟文澈和付煜两人在这儿闹事,影响了一些顾客们抓药,让他们等了太久,那些人都在抱怨了。

有位妇人气的一跺脚,对付煜说道:

“你们两个丧门星,害的老身等了许久,也没抓到药。你们还不快滚?”

付煜自是听不得“滚”字,怨那妇人说话太过分。不管掌柜的怎么劝,他都不走了。

秦璃只见付煜还不走,拿起扫帚就往付煜身上打。

一个爱洁净的人,自是不愿意自个儿被扫帚打到。在无奈之下,付煜才拽住翟文澈的胳膊,带着他一起离开了药铺。

等付煜他们一走,秦璃才放下扫帚,去洗手了,接着来给顾客们抓药。

今天在药铺里,遇到了那两个混帐东西,白白的浪费了她太多时间,真是倒霉。看着那些顾客们还站在原地等,她也觉得挺过意不去。

站在柜台边,给顾客们行礼致歉,说是让他们久等了。

顾客们认为,秦姑娘并没错,错的是付公子和翟公子。

有个妇人赶紧劝道:“秦姑娘,是他们让你受了委屈,应该他们向你道歉才是。你还跟我们道什么歉?”

这话语一落下,秦璃感激地看了那位妇人一眼,继续为顾客们抓药。

按理来说,女医是不能打顾客的,不管她和顾客之间,是怎样的关系。但她今天是在气头上,真的没法儿忍受。

不过还好,顾客们没介意这些问题。她就不必担心,官府的人们在得知这事儿后,会把她找过去问话。

与此同时。

皇城。

赵笙从锦德殿回到寝宫,前往暖阁里坐了一会儿,就听到魏公公说:“殿下,石大人求见。”

“请他进来。”赵笙说罢,站起身,来到暖阁的门口等石谨麟。

在查出了杀死张蔓菁的凶手之后,他的父皇,还是没让魏公公他们走,而是在今天,让人请他过去聚餐。

餐后。

他父皇对他说,以后,仍由魏公公他们侍奉他。

他不乐意,却也无法拒绝,只能答应。

他父皇跟他说了两件事:不管他明年是否还去江南之地修桥,都得成婚;不管他有多爱秦夫子的女儿,秦璃,都不能娶她回宫。

“父皇!”赵笙很是不解,他什么都可以不要,但他不能不要秦璃。

“就算你什么都不要,你也不能要秦璃。”

他父皇在说这话时,声音不大,却透着令人难以抗拒的威严。

听了这话,赵笙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父皇,在婚姻大事这事上,儿臣怕是要令父皇感到失望了。因为儿臣只心仪秦璃,只想娶她为妻。除了她,儿臣不会娶其他的任何女子。当然,也包括您所说的虞相的女儿,和慕容老将军的某个孙女。”

皇上听了,挑眉问道:

“你要娶一位退过亲事的女子为妃,是要将我们皇家颜面置于何地?你这逆子,给朕滚出去!”

赵笙离开了锦德殿,在回到寝宫的路上,都恨不得跑出宫去,好早些见到他心心念念的阿璃。

腊月了,也不知阿璃在药铺里做活儿,会不会受冻,受累?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