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玄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玄燕》第一百三十八章 亲人 1/1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修鱼海也随岱舆宗赶回了白云城,他一回去,便首先邀请燕翰出去喝酒。

“还是没有心情?”修鱼海问。

燕翰点点头。

“方仙派与妖兽大军的战争一触即发,究竟将来谁还活着都不一定,何不珍惜眼前。”

燕翰于是心不在焉地跟从修鱼海来到一家酒馆。

这是一个很破烂的酒馆里,在战乱时期,里面酒水价格高昂,因而难得一份幽静。

“燕翰,我最近些日子刻意了解了一些你的故事。你徘徊于白道与黑道之间,命运仿佛不受自己摆弄,其实你很像曾经的我。”

“那海哥也可以说说你的故事。”

修鱼海哈哈一乐,“其实,我的故事很简单,我曾经是岱舆宗的宗主,曾经深爱着一位西山谷的女人,为了她,我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试图让黑白两道重归于好,然而我被最好的朋友出卖,被最爱的女人出卖,差点让岱舆宗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那你恨不恨他们?”

“恨,当然恨!但却恨不起来。因为他们都很爱我,对我个人而言也是真情相待。只是他们与我道不相同,想拉我回归正派,借我之手除掉岱舆宗。”

“面对爱情与友情,你最终选择岱舆宗?”

“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原则,岱舆宗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信仰。”

“你很幸运,至少可以为自己的信仰而努力奋斗。而我的信仰已经没有了,我如同行尸走肉,走在这个世界,仿佛有些东西再也抓不紧,握不住。”

燕翰慢吞吞地说完,之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那岂不是就和我们过去吸食仙露膏一样?”修鱼海说完哈哈大笑。

燕翰听了之后,也跟着大笑起来,他难得有一种释怀。

“是啊,我此时真想再来一口!”

两人笑过之后,修鱼海的表情变得认真严肃起来。

“燕翰,我修鱼海其实很感激你,我曾经颓废了二十年,但当你救醒我之后,我才发现过去的自暴自弃多么不值。我出去兜一圈,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有那多人关心我。有些时候,我们活着并非是因为自己,而是一份责任。所以…燕翰,我希望你能振作!”

“谢谢海哥提点,可惜我此时只想一醉解千愁。”

“我很理解!”

修渔海为燕翰又斟满了酒,说道:“对了,我要提醒你,此时妖兽大军的战争决非像昨日仙派大会上提到的那么轻松容易。我们几位紫境高手曾前往妖兽占领的地方试探他们的实力,发现它们的能力非常恐怖,我估计这次灾难,各方仙派可能会凶多吉少,只是我们并不想将这些可怕形势告诉大家,以免霍乱军心。”

“那海哥已经做好后撤到人间界的准备了?”

“臭小子,你就这么瞧不起海哥嘛!其实最后有资格去人间界的人少之又少,因为天火仙术的启动,需要消耗非常庞大的灵山能量,而神宵的九座灵山已经无法再积攒灵力强行打出洞天出口。”

“方仙大陆不是有很多洞天出口吗?”

“本来是这样的,但妖兽大军霍乱天下时,方仙大陆所在的这个空间,灵力竟然也被妖兽抽空的差不多了。很多灵山附近的洞天出口都消逝了。这件事情,神宵派对外是绝对保密的!”

“海哥告诉我这些,是让我做善后准备?”

修鱼海斜了燕翰一眼,“每次和你说话,都让我生气。我是想告诉你,在大灾难到来之前,多和亲人聚聚,时间留给我们真的不多了,要懂得珍惜!”

“海哥有亲人了?”

修鱼海脸微微一红,“呃…其实连我都没想到,我竟然有一个女儿。”

“那恭喜海哥,贺喜海哥。可惜我在这个世界了无牵挂,只需要准备一下自己的后事就好!”

“了无牵挂?”修鱼海眉毛一挑。“燕翰,你是不是在西山谷认识一个叫风萍静的女孩?”

“是啊!风少谷主,绝代风华,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就认识那么简单?”

“简单不简单,关海哥屁事?”

修鱼海一拍桌子,朝着燕翰一瞪眼,突然非常激动地吼道:“她…她是我的女儿!你说关不关我屁事?”

燕翰彻底被修鱼海的话给整懵了,他瘫在椅子上,两个人彼此盯着对方。

修鱼海脸微微一红,“我只是想问问你,你究竟把我女儿当什么?我从林音那里得知,那丫头对你非常上心。你可倒好,你瞧瞧你现在这个德行。

昨天在仙派大会上,还跟两个不三不四的女人纠缠在一起,我对你说,她俩照比我女儿差远了!说实在的,我女儿竟然喜欢上你这样的人,简直是丢了我的脸面!”

“海哥大可放心,我与风萍静只是朋友!”

修鱼海一听更气,揪起燕翰的衣领怒道:“我跟你说这么多知根知底的话,你就用一句屁话来搪塞我吗?”

燕翰无言以对。

“还有几天我们就要面对生死诀别的战争了。你可以抽空去看看她嘛?…行否?大爷!”修鱼海最后两个字几乎在咬紧牙关怒吼。

燕翰沉默了一会,说:“对不起,我办不到!”

修鱼海的目光逐渐变得阴冷,他第一次对燕翰产生了无比的厌恶。“什么意思?”

“我不能给予她什么,也不能负起责任,就没必要让彼此的情感更加混乱。”

燕翰说完之后,修鱼海的森冷的剑已经出鞘,一种强大的压迫,仿佛要一下子将燕翰击毙。

燕翰盯着指向自己咽喉的剑尖,表情淡漠,毫无畏惧之色。

修渔海凝视了燕翰很久,“好…很好!算我交错你这个朋友!我今天不取你性命,但我会让我的女儿亲自杀了你!”

修鱼海说完之后,淡淡的虚影消失在酒馆。

修鱼海离开后,燕翰继续留在酒馆中饮酒,一直喝到午夜,等酒馆要关门时,燕翰已经酩酊大醉。是紫雀将燕翰扶回了岱舆宗。

第二天,岱舆宗的人准备好幻天大阵所需要的阵石,法器,留下十几个岱舆宗弟子继续在白云城的据点待命。

之后,修鱼舟带着几百岱舆宗弟子,几乎是岱舆宗全部精英向碧霄山飞去。

在他们飞行的路上,岱舆宗的人看到远处应龙的一道道闪电划破长空。电光每闪一次,可能都会有一名甚至几名方士在空中毙命,而每闪一次,岱舆宗的人都感受到一种触动心弦的胆战心惊。

他们不知道何时灾难会落在自己头上,只有默默飞行,整个队伍像死一样沉寂。

当岱舆宗的队伍路过紫霄山时,燕翰从高空看到昔日的紫霄观,顿时思念涌上心头,他对修鱼舟说:“修鱼舟,可否放我下去?”

“为什么?”

“大灾难之后,所有人都生死难料,我想留在紫霄山,落叶归根,请成全我这个夙愿!”

“燕翰,紫霄山不在神宵派防护计划之内,你留在这里,等到妖兽攻来,根本没有活着的机会!”

“我知道,但我已经了无牵挂。”

紫雀在一旁听了后,悲愤道:“了无牵挂?我让你这么讨厌是吗?”

“紫雀,我意已决!”

“唰”的一声,紫雀的魔剑已经抽出,此时她目光变得阴冷,“要走可以,那就先越过这把幽萤剑!”

多少次,燕翰在这把幽荧剑下退缩胆怯,因为他怕死,因为他惜命,因为他有未尽的心愿,而紫雀可谓屡试不爽。

燕翰看着这柄魔剑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仿佛无数地狱的冤魂在召唤,此时的他,却异常平静,甚至麻木。

有些人活着,是因为信念存在,燕翰的信念是落神城,是芊木,他曾经无数次梦到他与芊木携手回落神城的情景,然而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呲”的一声!

燕翰没有犹豫,迎着幽萤剑走了过去,剑刃差点穿膛而过,好在紫雀收手收得急,但燕翰还是被幽萤剑划破了肩膀。

“不!”

修鱼舟在一旁大叫,他当然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被幽萤剑所伤,必死无疑!

紫雀一直以为燕翰怕死,现在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她望着燕翰,泪光闪烁,大声吼着:“你难道死都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是吗?”

燕翰强压住肩膀的魔气蚀骨的疼痛,缓缓地说:“哑女,对不起,我的心已经给了紫霄山,留在了落神城…”

燕翰说完之后,他的身体便朝着下方极速坠落。

岱舆宗所有的人,都为之一窒,修鱼舟立刻调转飞剑,想把燕翰拉回来,结果被斟寻詹拦了下来。

斟寻詹神态紧张大喊道:

“宗主,我们必须尽快赶到碧霄山!妖兽大军离这里已经非常近,它们随时都可能调动应龙的力量对我们施行毁灭打击,我们在空中停留的时间越长越危险,一旦被应龙闪电锁定,我们几百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在这危急时刻,斟寻詹说到最后,脸上肉皮都在抽搐。

但修鱼舟似乎并不想放弃。

斟寻詹又喊:“宗主!燕翰被魔剑所伤已经没有生还可能!”

这时修鱼舟才回过神来,他懊悔不已,大叹口气,“我修鱼舟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燕翰小兄弟!我太强人所难了!”

修鱼舟担忧紫雀的状况,于是望向紫雀,却听到紫雀决绝的声音:“我要下去为哥哥陪葬!”之后身影也跟着极速下坠。

修鱼舟眼疾手快,一下子把紫雀拉了回来。修鱼舟抱着紫雀,发现她的眼睛已经灰蒙蒙一片,从幽萤剑中散发出极强的魔气缭绕在她四周,这把修鱼舟吓了一大跳。

“不好,圣女要入魔了!她似乎已经控制不住魔剑!”

修鱼舟赶忙发动全身真气帮紫雀压制魔气,发现于事无补之后,修鱼舟立刻制住了紫雀的几个穴道,让她昏迷了过去。

此时修鱼舟再向下望去,燕翰下坠的身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修鱼舟眼眶含着热泪,一咬牙,只好率队继续进发。

就这样,岱舆宗的人很快消失在天际。

燕翰坠落在半空时,强忍住魔气的继续侵蚀,调动全身解数,施展了玄甲术。结果刚施展出来,身体便已经砸向地面,当真玄之又玄。

落到地面后,燕翰来不及疼痛,而是立刻坐起来,调整声息,观察魔气在体内侵蚀的速度。

修鱼舟曾说过,中了幽萤剑的人必死无疑,但燕翰相信他右手的太阴魔源的封印,对抗幽萤剑气,会产生相同效果。

当魔气侵蚀了燕翰大半个身子时,燕翰右手的封印突然奇痒难忍,封印果然对幽萤剑的魔气有抵制作用。

就这样,燕翰忍受着魔气在身体肆虐,也不知过了多久,燕翰的意志几乎被催残,好在手腕封印那一股股凉意,逐渐让他变得清醒。

这时,燕翰睁开眼睛,看着伤口,发现那里乌黑的血迹已经变得渐渐干涸,而让燕翰激动的是伤口的魔气渐渐淡去,在两种能量碰撞下,伤口上竟然有灼烧的痕迹,这反倒因祸得福避免了伤口感染。

燕翰苦笑一下,难得碰到这么好的运气,死神与他擦肩而过,却没有取他性命。

等到燕翰恢复了一些体力,他慢慢爬到一个小溪旁,喝饱了水,又处理一下伤口与身上的血迹。之后,他站起身来,望了望四周,确定方位后,朝着紫霄山走去。

紫霄山,山高路陡,云雾缭绕。燕翰迈着异样的步伐走上一条熟悉的山路。

再上紫霄山,这个自己长大成长的地方,却需要鼓起莫大的勇气。

他不敢面对那些熟悉的面孔,楚额阳,张婷儿,郭子柳,百岁太…还有自己的叔叔,燕井宿,然而最让他揪心疼痛的却是一道清幽冰冷的身影。

芊木…

那些熟悉的景物,总能勾起燕翰对她的回忆,又仿佛一把刀子,在不断切割撕碎他的胸口,让他喘息困难。

芊木…你究竟在哪里?

燕翰内心呼唤着。

燕翰在这天下午,登上了紫霄山,发现没有守卫,燕翰于是直奔容成殿,在紫霄山的练剑坪上,燕翰看到了紫霄弟子忙碌的人影,他们来来往往,都在准备出发的行囊,之后燕翰看到了一个熟人,那人竟然是马黄井。

“燕翰?”马黄井看到燕翰着实吃惊不小。

燕翰淡淡一笑,“马兄别来无恙啊!”

“燕兄也一样,依然还是那样一表人材,风度翩翩。”马黄井竟然拍起来燕翰的马屁。

“马兄,紫霄山所有人都要撤离吗?”

“对呀!妖兽大军来犯,观主要领着我们去青霄山协助防御。对了,燕翰,你…你不是加入了岱舆宗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这里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观主在吗?”

“在的,他就在大殿里面。”

“好,谢谢马兄了。”燕翰也不再多说,向马黄井一抱拳,便径直朝着大殿走去。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