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大唐隐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大唐隐相》第二百九十八章年景不好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没过多久,裴耀卿又来信了,说是张九龄又和圣人发生争执了。

李泌心说他两人发生争执有什么奇怪的?一个继承了宋璟的钢,还有韩休的一根筋的宰相,和那个动不动就犯规的皇帝天生就是冤家。

可接着看下来,李泌就坐不住了。本是坐在树荫下的李泌,身上顿时就是一阵阵的出冷汗。

裴耀卿信上说,张九龄和圣人这次发生争执的原因,是为了决定一名胡人将领的死活。

这胡人将领叫安禄山,领平卢讨击使,左骁卫将军一职,是幽州节度使张守珪命手下押到东都来的。因案情重大,圣人命张九龄亲自审问。

李泌想起以前有一次在张说府上遇到张九龄时,李泌曾说过这样的话,“乱唐者,安禄山也”。

当时,李泌只有七岁,正是被钦点为神童的那一年,坊间百姓对他的言论多有惊奇。李泌呢,就趁着这个时候说了这句不算是谶言的谶言。

当然,他说这话的时候,旁边只有张说和张九龄。想不到,张九龄真的和安禄山遇上了。

李泌接着看信,看到信上说,张九龄非要杀那名叫做安禄山的胡人,可圣人不知为何,非要那胡人回去以白衣身份戴罪立功。

于是,两人就吵了起来。结果如何,裴耀卿却没说。

李泌看到这里的时候是又急又气,心说你倒是说明白啊,这安禄山到底是杀了还是放了。

看看写此信的日期,李泌便赶紧让人去找贺生。贺生来了后,李泌先是死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才说道:“你相信不相信我?”

贺生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子,就笑着说道:“信你,肯定信你。”

于是,李泌直接说道:“既然你相信我,那么,现在就派你那些手下,有一个算一个,统统去东都那里,见到一个叫做安禄山的胡人后,就杀了他。”

贺生愣了好一会,心说这个一向心慈手软,一脸笑眯眯模样的小先生竟然想杀人,这倒是蛮稀奇的。

心里疑惑,贺生就说道:“能否给个理由?”

李泌很坚定的摇摇头,道:“没理由,他就是该死。”

李泌明白,拿谶言谶语那一套对付贺生不好使。可自己也不能说将来祸害大唐,甚至祸害中国的就是这个安禄山吧?

此时正是盛世,万邦来朝,唐军想打谁就打谁,没人会相信区区一个胡人能撼动大唐这颗巨树。

贺生却像是明白了。毕竟,他干的很多事情都没有什么理由。既然是小先生说那人该死,估计他就是该死。

于是,贺生答应李泌,尽快派人去东都。贺生临走前,李泌又恨恨的说道:“告诉你那些手下,此人死了值百万钱,若是活着被你等擒了再杀死,一个铜钱也拿不到。”

贺生一听这话就在心里说道,你可够狠的。原本想先抓了此人,问问他到底做了什么让小先生不高兴的事情,现在看来,只要这命令传下去,那人显然是活不成了。

可让贺生失望的是,他派去东都的那些人,并没有找到那个叫做安禄山的胖子。

那些手下回来禀报说,在他们到达东都之前,那人已经回幽州去了。而且,那些人还告诉贺生,那胡人从得到赦令,到回到幽州,只用了短短的五天工夫。

贺生算了算,这胡人从离开东都到幽州,其速度竟然比驿站八百里加急还要快。

如惊兔一般遁去,想来是因为在东都那里捡了一条命,怕圣人反悔,故而急急逃走。

这样一想,贺生觉得李泌让他派人把这胡人杀了,倒也不奇怪。

不过,贺生也知道,此事到此完结,不可再生事端了。因为,他老爹贺知章知道这件事后,不但将他痛骂了一顿,还威胁说要清理门户。

贺监说,圣人已经将那位胡人免为白衣,命他戴罪立功。你等为圣人爪牙,竟敢背着圣人行刺杀之举,想来是活腻了。还有,若是你等真的杀了那胡人,圣人第一个怪罪的就是一心要杖杀那胡人的张九龄。而张九龄又是我与张说举荐的,张说已死,难道你要做这坑爹的事情吗?

当贺生把这些事原原本本的告诉李泌后,发现李泌如木头人一样,双眼无神的看着那颗大树。

“小先生,要不,我潜进幽州,私下里……”贺生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泌木然的摇摇头,说道:“一切皆有定数,该来的总会来……”

贺生悄然离去,李泌失神般的看着远处,心说玄宗啊玄宗,你怎么不现在就死了啊!若是你现在就死了……

算了,反正你现在也死不了,多想也是无益。

这件事是开元二十四年三月下旬发生的一件事。在李泌心里,历史该在此时改写的。这时候,不管是安禄山死了,还是玄宗死了,历史都会改变。

可问题是这两人都没死。玄宗在东都活的很滋润,安禄山也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上继续历练自己。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估计就是各自关门修炼,看看谁笑到最后吧!

自那以后,李泌变的消沉了许多,脸上总是带着一副与他年龄不相称的肃穆感。

这年的秋天,裴耀卿又来信了。

李泌拆开这封信后,只匆匆过目了一遍,就对武明娘说道:“皇帝快回来了。”

武明娘想了下,说道:“你要去接她吗?”

李泌知道她说的是咸宜公主,就没好气的说道:“她已经嫁人了,我去接她合适吗?再说,皇帝不会和她一块回来。”

武明娘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一阵子是怎么了?话也不会好好说了。”

李泌将那封信拿在手里,一边朝着书房走去,一边懒洋洋的说道:“年景不好啊!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武明娘看着他的懒散样子,心里恨得真的想揍他一顿,心说眼看就快十五岁了,这性子怎么越来越不如先前那般招人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