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急救医生佣兵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急救医生佣兵路》第一百五十四章 对敌仁慈则害己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101空降师的汉米尔带他们到了宿营地,找来了传令兵,去喊詹姆斯瑞恩了,C脸小分队的兄弟们都轻松了下来,这就找到了人,也算运气好。

可乌龙的是搞错了,跑来的詹姆斯瑞恩是明尼苏达州的,不是爱荷华州的,除了把这个倒霉蛋“假”瑞恩搞哭了,其他一无所获。

米勒上尉和兄弟们都很沮丧失望,任务还得继续。汉米尔安排他们在教堂休息一晚,并诚恳的说道:“你们的任务很重要,我自己也有好几个兄弟姐妹,说真的,找到他,送他回家。不要让他的母亲伤心绝望。”

晚上他们在教堂里休息,没有电,只有几支蜡烛发散出微弱的亮光。米勒上尉坐在角落里,看着自己颤抖的右手,害怕之余还有点不知所措。

霍伊尔中士注意到了米勒上尉的举动,担心的问道:“长官,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米勒上尉摇头道:“自从到了腐国的朴茨茅斯就这样了。”

陆飞注意到了两人的对话,上前给米勒上尉检查了一下,暗中扫描了一下米勒的脑部,随即笑道:“长官,没事,你这是紧张性的神经震颤,退役后不再处于长期的焦虑与紧张中,症状马上会缓解和消失。”

米勒笑笑,看似不太相信。

总的来说,小分队一天的路赶下来,算是有惊无险。兄弟们情绪都不错,无聊的他们居然在讨论高卢女人的妙处,只有杰克逊躺下后就睡着了。兄弟们低级趣味的话题持续了没一会,也都各自睡去了。

只有陆飞还在盘算接下来要注意的方面,心中依然不踏实。不一会又暗笑自己也算是百战老兵了,对于一切了然的局面还是战战兢兢,也真是没用。做了足够的心里建设后,才选择睡去,这次没来得及进系统,就沉沉睡去了。

也许面对真正的生死考验,没人能坦然面对。

------

第二天清晨,天还蒙蒙亮时,小分队就出发了,伴着远方隆隆的炮声和闪光,他们行进在高卢的田野上。走了一大段路后,发现前面的公路很嘈杂,远远的看去都是米国大兵,看来这是美军的一个集结点。

米勒带着小分队的兄弟们穿过了几颗大树,到了公路右侧。

路侧一架破损的滑翔机头朝地栽在那儿,几顶遮阳布下,一批受伤的战士躺在地上,大部分伤员都在呼痛呻吟。米勒上尉站到中间位置,大声的问谁是这里的长官,一位飞机驾驶员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米勒道:“我是米勒上尉,这里谁负责,我要找一位二等兵,想了解一下情况。”

驾驶员道:“我是德温中尉,这里暂时由我负责,我是负责运送300、307团的滑翔运输机驾驶员,我的飞机出了事故。这里一地的伤员,都在等后方救护。完好无损的兄弟都被重新组队上战场去了。”

米勒对陆飞招招手,大声喊道:“杰克军医,你先救助这些伤员,我再问一下情况。”

陆飞的职业病犯了,早已等不及了,听到命令后,赶紧上前救治伤员。

不少伤员都是被摔断了腿或者被树枝割伤之类的跳伞引起的伤病,也有一些是中了枪伤,陆飞叫上塔尔伯特一起帮忙,找一些直的木头或者树枝,给大腿或者胳膊骨折的大兵们进行固定。他有扫描技能傍身,给骨折的大兵一一进行断骨对接,再固定包扎。

一番操作,惨叫声不断,不过大兵们都很愿意接受治疗,现在不处理,以后就瘸了,甚至折断的骨头会戳断血管,危及生命。

处理完骨折的大兵,陆飞把几个伤口腐烂的伤员,集中在一起,让塔尔伯特帮忙摁住这些大兵,一一用酒精消毒,有严重的,打上吗啡,切掉腐烂的组织,再进行消毒或者缝合,他也不敢给他们打抗生素,二战时抗生素还没大规模使用,他怕被切片。只能在伤口洒上磺胺粉。

这边陆飞还在忙碌的救人,德温中尉则给了米勒上尉一袋死亡大兵的铭牌,这是他一路收集准备上交军部的,小分队兄弟们在路边找了个树墩开始一一查看,莱宾和杰克逊还在开玩笑,米勒也没意识到什么,大家都围在那里翻找,有没有瑞恩的铭牌。也许他们期盼有瑞恩的铭牌,就不用再冒生命的危险去敌后找瑞恩了。

从公路上走过的空降士兵门内,看着他们的眼神五味杂陈,眼里的恐惧和复杂情绪蔓延开来。陆飞抬头看到了这一幕,走了过去,挡着了空降兵的视线。对兄弟们说道:“收起来吧,这些士兵们都看着呢,你们把这些新兵蛋子都吓坏了。”

米勒上尉尴尬的看了一眼手里铭牌,道:“莱宾,收起来,这里没有。”他焦虑的走到前进的队伍中,大声喊道:“瑞恩,詹姆斯瑞恩,有谁认识他,我们正在找他。”

米勒上尉喊了几声,一位军官听到后叫过来一名士兵,道:“好像迈克森和C连的瑞恩认识,叫他过来。”不一会迈克森走了上来。

米勒上尉和他交流了几句,发现他耳朵被震聋了,听不见。米勒上尉只得叫塔尔伯特递了一本笔记本过来,写给他看。迈克森弄明白了,大声道:

“没错,我认识的就是爱荷华州的詹姆斯瑞恩,他被征调到兰姆勒防守大桥了。”

终于有了瑞恩的准确消息,米勒上尉坐下来研究了一下地图,指挥大家向西南方前进,往兰姆勒而去。

天气放晴了,阳光散在四处,一行人在荒野上呈战斗队形行进,大家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凝重,兄弟们都意识到越往高卢内陆深入,越危险。

不一会儿,小分队接近了一个被篱笆围起来的山丘,山丘上竖着一个残破的雷达天线,篱笆内几具残破腐烂的美军士兵尸体赫然在地,看尸体的颜色,这些士兵已死了好几天。大家紧张了起来,散开队形,伏低身体,几步躲到了灌木丛后。

米勒掏出望远镜往前方山丘看去,观察敌情。陆飞也掏出望远镜,仔细的审视四周,尤其是观察山丘顶部的工事,几分钟后,米勒上尉把大家聚到了一起。

米勒道:“山丘顶部有个机枪阵地,这是一个陷阱,我打算拿下它,不能再让后面的友军陷入其中,你们怎么看?”

霍伊尔中士道:“是的,长官,我们应该这么做。”

莱宾为难的道:“长官,我们的任务是找瑞恩,就不能绕过它吗?”梅里、杰克逊都点头附和。见过了一地的伤员和无数的铭牌,大家都有些厌战情绪,士气低落。

陆飞见气氛凝重沮丧,故作轻松道:“嗨,兄弟们,我们可是无敌的C连,奥马哈海滩都一路杀过来了,几十上百人德军驻守的高炮阵地也拿下了,还怕一个区区的机枪阵地。要我说,你们就在边上看着,我一个人就能拿下它。”

虽然杰克军医说的有点中二,可也提醒了大家,大风大浪都过了,谁还在乎这个。米勒上尉对陆飞认可的点点头,开始布置战斗任务。

“等会我们分三路进攻,我和卡帕佐从中间进攻;霍伊尔带梅里从左侧进攻;莱宾带塔尔伯特从右侧进攻,杰克逊和杰克分左右侧进攻,你们两人到了狙击步枪的射程内,狙击压制德军的机枪。一旦机枪被压制,其他人就冲上去,不管哪个方向接近机枪阵地,首选用手雷把它给炸掉。”

陆飞听后,掏出三颗烟雾弹,道:“兄弟们,你们冲到500米左右距离,如果没什么遮挡,就用烟雾弹影响敌军视线后再冲。杰克逊和我会彻底压制住德军,如果我们的枪声停了,大家就冲,杰克逊和我如果不停的开枪,大家就要小心。”

米勒、霍伊尔和莱宾接过烟雾弹,各自微笑着和陆飞点头示意,保命的玩意自然越多越好。大家把身上多余的东西全部拿下来放在地上,陆飞只拿了一把春田狙击枪。

米勒上尉手一招,兄弟们分头冲了上去!

几秒后,山丘顶上的德军MG42机枪响了起来,这时大家分散在在六七百米开外,不停的跑着S型路线,向前迂回前进,十几秒后兄弟们各自跳入了弹坑或找到了掩护。

陆飞在右侧600米处就跳入了弹坑,莱宾和塔尔伯特在他左前方。陆飞见四下无人,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M24,调整了焦距。仔细的观察着敌军机枪阵地。并大喊让大家都先不要冲,等他开枪压制。

德军机枪巢有两人在射击位上,一人射击一人扶弹链,两人都只露出了半个头。陆飞心里清楚这个距离杰克逊有点为难,他才是主力。

陆飞屏息凝神,把机枪手的头套入瞄准镜准星,稳稳的轻叩扳机。半秒后,机枪手头上突然白色、红色的液体从脑后喷溅出来,被冲击力击退一步后猝然倒地。

—————

副射手这边也遭到了杰克逊的狙击,因为距离有点远,子弹打中了机枪,没打中人。

陆飞喊道:“莱宾冲啊,叫上尉也冲,我打死机枪手了,我盯住机枪,大家不用怕。”

莱宾竖起大拇指,和塔尔伯特一起冲出弹坑,高叫着让其他兄弟一起冲,其他兄弟也全部站了起来往上奔去。

杰克逊则快速的对着机枪附近射击,让补替的德军不敢露头。

陆飞死死的瞄准机枪上方5厘米处,只要有人补上这个位置,他就不吝再给他开个天灵盖。兄弟们越冲越近,机枪巢里的德军越来越慌乱,终于有德军士兵拼死冲上了机枪位,抓住了机枪,抵肩瞄准就要开枪。

陆飞的瞄准镜里出现了一个德军士兵的脸,他果断的扣下了扳机。

还没来得及开一枪的德军士兵,脸瞬间就花了,一朵血花在他脸上“绽放”,扑通一声连枪带人倒进了工事内。

片刻后,5,6枚手雷如雨般落入了德军的机枪工事内,几声爆响后,小分队的兄弟们冲进了机枪工事。

十几秒后,霍伊尔中士站在工事上,向杰克逊和陆飞挥手,让他们上去。

陆飞面露微笑,随即在弹坑里把M24换上春田,兴冲冲的向机枪巢跑去。卡帕佐和莱宾把俘虏的德军给提了出来。让他跪在地上,手抱头。

不一会大家聚到了一起,幸运的是无人受伤。兄弟们把烟雾弹还给了陆飞。

米勒上尉长舒一口气,虽然他坚持要打掉这个机枪阵地,实际上还是很担心小分队成员有伤亡。不过头疼的事还是有,看着跪在地上的德军俘虏,米勒上尉觉得有点棘手,平时俘虏了德军,背靠大部队当然没问题,送到营部去集中关押就是了,可现在小分队深入敌后,不可能单独派人送俘虏回去。虽然他倾向于放了俘虏,可机枪阵地是大家一起打下来的,还是决定问问大家的意见。

米勒上尉道:“怎么处理俘虏,我想问问大家的意思。”

莱宾是犹太裔,自然最痛恨国人,大声道:“如今我们深入敌后,如果放了俘虏,他去告密,我们可就死定了,我不认为我们能8个人打败整个诺曼底的德军。”

杰克逊道:“虽然我是上帝的子民,可刚才若不是杰克远距离狙击掉两个机枪手,我们说不定要死好几位兄弟,恶魔不值得原谅。”

陆飞道:“我一向赞成优待俘虏,可这个国人并不是主动投降的。放了他,这个兔崽子铁定马上带大部队来消灭我们。我愿意用所有功劳来换取处决他的决定,以此来消除隐患,保住大家的性命。和我们大家的命比,这个国兔崽子不值得一提。有句话说的好,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小分队成员齐齐点头,大家都是生死相托的好兄弟,为一个俘虏让所有人身陷险境,不值。米勒上尉无奈的摇摇头,他也觉得有道理,可心里总觉得有点过不去。

陆飞不再劝米勒上尉,抽出随身的M1911A1,随手一枪打中了3米外跪着的德军俘虏的脑袋上,随着俘虏颓然倒地,结束了争议。

枪响的突然,米勒上尉睁大双眼刚想发飙,怪杰克先斩后奏,可看看大家如释重负的表情,责备的话却再也没法说出口。

米勒上尉随即下令大家去拿回自己的随身物品,整队后继续出发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