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涅?大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涅?大道》第二百六十九章:挑战佛威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记得在暗黑结界之时,那位老者也是使用信仰之力,此力有形无态,缥缈不定,但是却延绵不息。

如今看四周狻猊,确实与之有些相似。

“莫非是众罗汉属民的念力所化?”他心中暗道。

能修到五百罗汉之位,其名下信徒绝对亿万,因此,每个罗汉的念力都不弱,化为种种兽形也极有可能。

想到此处,他一探右掌向身前抓去,一只狻猊登时被他摄到近前,随即,掌心用力,暗吐神元。

“嘭”的一声闷响,圣十玄被逼退半步,眼前的狻猊微微一晃,身形缩小许多。

与此同时,众罗汉中传出一声闷哼,一人手抚胸口盘膝坐下。

圣十玄见状,点点头:“果然如此。”

再细看那个跌坐中的罗汉,就见其先是手抚胸口,随后掏出一物向口中扔去。

刹那间,其口中之景落入圣十玄眼中。

只见那名罗汉口中,藏有一小界,其内山脉河川尽有,庙宇寺院无数,最主要的,是其内拥有无数众生。

看到此景,圣十玄顿时释然。

“难怪如此厉害,竟把小结界带在身边。”圣十玄看罢摇摇头。

若是把信徒随身携带,那么对于携带者而言,其信念之力必然会源源不绝。

看到此处,圣十玄心里生出一丝顾虑。

若是他将此人诛杀,也就相当于灭掉一小结界的俗众,实在是不忍,毕竟在他看来,信徒无罪。

正当圣十玄沉思之际,受创的罗汉翻身站起,身形一错,与其他罗汉换了个位置,藏匿于众罗汉之后。

紧接着,一声震耳的钟声响起,四周的狻猊顿时安静下来,转瞬间,化作九纵之队,直奔圣十玄冲来。

见此情景,圣十玄一咬牙,将玄天怒海图拿出。

因为他知道,在他试探的同时,对手也已看出他的实力,很显然,对方这是想消耗掉他的神元。

但是,他又怎么会让对方得逞。

眼看着众神兽临近,圣十玄宝图抛出,刹那间,一片碧海现出。

此海虽然局限于金球之内,只有万丈大小,但是却大浪汹涌,涛声不尽。

眨眼间,千百头体型巨大的狻猊消失在其中。

一见此景,外边的众罗汉顿时一惊,却不敢再贸然出手。

因为就算他们再唤出千百头神兽,也依然无法逃脱被圣十玄宝图吞噬的结果,此时此刻,金球之内皆为汪洋之地。

圣十玄一看得手,顿时心里微安,身形移动来到金球边缘,然后双手一探,猛地向球壁抓去。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球体上现出一个大洞,随即,一声龙吟,一条青龙从洞口外袭来。

他连忙一伸手,将抵近的龙头抓住,随后拖入球内,再伸出另外一只手,一撸龙身,青龙顿时生机皆无。

然后他一甩手,将青龙扔入口中。

“味道不错!”

圣十玄吞罢,笑着点点头。

此青龙虽然只有三尺之大,但是其内神元饱满,而且还特别的醇厚,的确是个好东西。

猛然间,又一条青龙飞入洞口。

这一次,圣十玄没有那么麻烦,而是张开大口,直接将小青龙吞下。

随后他咂咂嘴吧,一抹身形,遁出金球。

他刚一飞出金球,就见数千条青龙一齐向他奔来,震耳的龙吟声中,无数条金色火焰向他袭来。

这些皆为青龙之真火。

圣十玄连忙祭出自己的真火,一层湛蓝色护住全身。

噼噼啪啪声响中,青龙真火尽数被挡在体外。

一看无恙,圣十玄反手向背后的金球拍去,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万丈金球登时化作碎片,紧接着,碧海临空,四周化作一片汪洋。

“阿弥陀佛!孽障!”

众罗汉中传来一声佛号。

此声未了,众罗汉纷纷身退,眨眼间,众人跃出碧海之外。

一朵黑莲将碧海托起。

黑莲之外,再无半点水色。

圣十玄见状,心里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此时仍在宝莲轮回图中。

“哼,既然如此,我就废了你这宝物!”他转念一想,顿生狠意。

他一转身,猛然化身万丈,大嘴一张,瞬间将四周的数千条青龙吸入口中,随后,一招手,收回玄天怒海图,把后者放在口鼻之上。

“吸!”他一念生出。

嗡的一声微响,无数只白色狻猊飞出卷轴,转而进入他的口中。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

无数道佛语声在四周响起。

圣十玄闻之,咧咧嘴,没有言声。

不用看,一定是那些众罗汉。

他凝神体内,暗念。

此时此刻,众罗汉虽然躲在黑莲之外,但是皆不敢上前,个个面如纸色,神情萎靡不振。

何故?

皆因圣十玄所重创。

佛家一门,修行有三点极为重要,分别为功力、念力和玄力。

功力是指积善积德,善言善行,报德今世之身。

念力是指广纳信徒,依靠众信徒之信念来加深自身修为。这其中,并不仅仅是摄取供奉香火这么简单。佛家修行者,信徒越多,念力越深厚,进而自身的法力也越发高强,同时,也能

增加自身的元神修为。其与道家修炼虽然不同,但是殊途同归,一个靠摄取,一个靠自身。

而玄力才是指道家所言的修炼,即以天地灵宝为本,凝聚灵力。

关于佛门修炼之法,圣十玄曾经在暗黑结界时便已知晓,因此现在动起手来,轻车熟路,一击必中。

因此,当众罗汉失去部分念力之后,个个惊慌,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修为已被不同程度的削弱。

但是圣十玄却没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只见他一伸手拿出一物,此物三寸大小,外观似殿似塔,色泽如金如玉。

众罗汉一见,顿时惊恐不已。

因为此物正是圣十玄很久前所得的万象宫,也是一件下品后天灵宝,与身下的宝莲轮回图同一品阶。

圣十玄拿出万象宫后,挥手向空中扔去,就见此物万道金光洒出,瞬间化作巨大宫殿,刚好与黑莲同大。

轰的一声巨响,万象宫落下,刚好压在黑莲之上。

圣十玄顺势隐匿在其内。

“好!”

圣十玄见状,心中一声大喝。

黑莲被万象宫一击,登时被打回原形,化作一尺黑色卷轴悬在身下。

未等众罗汉动作,圣十玄瞬间移出万象宫,身临卷轴近前。

他一伸手,将此卷轴握在左手。

猛然间,一道强悍无比的元神从卷轴中传来。

圣十玄顿时脸色微变。

“好强悍的元神!”他心里暗道。

卷轴上的元神烙印已达到中品道尊层次,虽然不如他的元神修为高,但是也极为骇人。

如此看来,此卷轴必是元一佛祖之物无疑。

一念间,他抹去卷轴上的元神烙印,转手收入扳指。

宝图刚一到手,远处传来一声低喝,一位罗汉脱众而出。

“还我宝图!”此人大声喝道。

圣十玄闻声望去,见喊话之人是一位衣衫褴褛的老者。

“你是何人?”圣十玄看罢问道。

“阿弥陀佛!在下憍陈如。”老者一立单掌应道。

“憍陈如?”

圣十玄一皱眉头,随后点点头。

他忽然想起,释迦摩尼佛的五大侍从之首便是此人,全名阿若憍陈如尊者,在释迦摩尼佛未悟道前便一直侍奉左右,此人一直跟随前者轮回无数,堪称最为忠实的侍从。

片刻后,圣十玄微微摇头,就算如此,他也不能把宝图交还。

因为眼前一众,杀戮在先。

他一伸手,将宝莲轮回图拿出。

一见此景,阿若憍陈如尊者顿时眼睛一亮,身形向前数步。

此图乃是元一佛祖所赐,倘若丢失,回去很难交代。

突然,就见圣十玄右手抬起,呈双手握卷之状,紧接着,一声脆响,黑色卷轴化为粉末。

圣十玄再一扬手,黑色碎屑漫天飞舞。

“你--”

远处的阿若憍陈如尊者见状,登时一愣,一口气未上来,话语只说出一字。

刹那间,数种可能从其心底一一闪过。

宝莲轮回图乃是元一佛祖亲手所赐,如今毁去,他回去必受重罚。

元一佛祖不同释迦摩尼佛祖,前者心狠手辣,全无半点佛家慈悲之心,宝图被毁一事,绝非轻易了结。

半晌后,阿若憍陈如尊者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道:“好!好!好!毁去的好,我也好解脱,跟随佛祖而去。”

说罢,挥手拿出一物。

此物三丈之长,通体黝黑,乃是一龙形拐杖,杖首为一颗三眼龙头,龙颜暴怒,三目圆睁,杖身突兀四足,皆为五爪金龙,挥舞间,龙吟之声阵阵涌出。

圣十玄扫看一眼龙杖,撇撇嘴,不以为然。

此物不过是件下品圣器而已。

之前的灵宝都能被他毁掉,眼下的圣器更是不惧。

“望施主莫要留我法身,切记切记!”一道传音忽然而至。

圣十玄闻之一愣。

正当此时,阿若憍陈如尊者已飞身而至,手中龙杖从空中落下。

圣十玄深吸一口气,手中宝枪亮出,轻轻一拨,将抵近的龙杖挑开,随后枪身一轮,直击阿若憍陈如尊者的头顶。

“佛祖,我来也!”

就听阿若憍陈如尊者一声低语,不再做任何躲避,任凭圣十玄的宝枪迎面而来。

“噗--”的一声微响,阿若憍陈如尊者化为灰烬,一颗三寸光球闪落而出。

“元婴?”

圣十玄心里一念闪过。

再仔细查看,最终确定,眼前之光球的确是阿若憍陈如尊者的元婴。

圣十玄反手将宝枪收起:“好,既然你想随如来佛祖而去,我成全你。”

光球悬在半空,连续闪烁九次,随后渐渐隐去。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

无数声佛号在四周响起。

佛号声中,一人飞身来到圣十玄近前,相距十丈后驻足。

“阿弥陀佛!施主何须如此!”来者双掌合十说道。

圣十玄闻言,扫看一眼此人,还礼问道:“请问尊者是哪一位?”

关于佛门的五百罗汉,圣十玄虽然有所耳闻,但是却从未一一见过,所以眼前之人,他叫不出名号。

“阿弥陀佛!老衲郁多罗。”来者施礼应道。

“啊?郁多罗?这可是释迦摩尼的前世之身啊!”圣十玄心中暗道。

相传释迦摩尼佛成尊之前,轮回无数,其中一世之身悟得菩萨果,修成罗汉之尊。

“原来是郁多罗尊者,幸会。”想到此处,圣十玄起手施礼道,“我只是随阿若憍陈如尊者之意而已。”

听闻此话,郁多罗尊者微一皱眉头,轻轻摇头:“既然如此,何不成全我们一众!”

圣十玄闻听,却是脸色微变。

“成全你们?”他元神暗问。

郁多罗尊者微微点头。

圣十玄看一眼身前的郁多罗尊者,又目光扫视一圈四周,心中疑惑不解。

“施主,自佛祖灭度之后,我等便跟随元一佛祖左右,但罪孽深重,早已有往生之心。”郁多罗尊者暗中回道。

“往生之心?”

圣十玄闻之更是迷惑。

依照佛门之说,罗汉已为证果,已是不死之尊,这又何来的往生呢?

难道想放弃果位,再重新修行?

这不合乎常理啊!

“对不起,尊者,我还是没有明白。”

数息之后,圣十玄再次施礼说道。

郁多罗尊者闻听,一声轻叹,眼神忽然黯淡下来:“既然如此,老衲得罪了!”

说罢,左手一探,拿出一尊五钴金刚铃。

圣十玄见状,顿时心里有些不悦。

因为他不屑与这种枉死的对手一战,明明是白白来送死,却纠缠不休,令他觉得索然无味。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圣十玄再开口,五钴金刚铃已在郁多罗尊者手中摇起,顷刻间,铃声大震。

这是一件元神攻击之器。

圣十玄摇摇头。

此等之物已无法再能伤害到他。

他一伸手,将逆鳞灭天枪拿出,刚要动作,却见一只大手从头顶半空探出。

紧接着,一声暴喝传来。

“尔等孽徒,生死岂由你们来定!”

听闻此声,正在摇铃的郁多罗顿时脸色巨变,慌忙收起五钴金刚铃。

与此同时,散落在四周的其他罗汉也都是各个面带惊色,纷纷伏下身形对空膜拜。

“拜见元一佛祖!”众罗汉齐声喊道。

“哼!”

一声冷哼随即而至,大手没有停歇,直接向众人抓去。

圣十玄一错身形,遁出数万丈之外,站定之后,举目看向空中的那只大手。

这只大手气势骇人,足足有万丈大小,看上去厚重无比,威压感极重,非一般人所能。

他料定,应该是元一佛祖无疑。

几乎是一瞬间,大手将郁多罗尊者等一众全部抓起,握于掌心,然后手形一变,伸出一根食指,硕大的食指直奔圣十玄点去。

一见此景,圣十玄转身从原地消失。

“毁我宝图,休跑!”

苍老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

话音未落,一道金光闪过,圣十玄露出身形,登时无法移动。

“元一,我天庭之人,你也想染指?”

猛然间,空中传来另一老者之音。

嘭的一声,就见另一只大手探出,瞬间将困住圣十玄的金光抓碎。

“拜见玉皇大帝!老僧告退了。”先前的老者低声说道。

说话间,先前的大手消失。

圣十玄仰头看向空中,见只剩下另外一只大手,知道元一佛祖已走。

同时,他也知道,救他之人乃是神界天宫的玉皇大帝。

于是,他俯身一拜道:“臣子拜见玉皇!”

“起身吧。”

一个身影随即出现在圣十玄面前。

圣十玄缓缓把头抬起。

面前站着一位白发老者,身高十二丈,一袭天地无极道袍加身,头戴降龙冠,脚踏流云靴,左手轻握一颗九寸血龙珠,右手抓握腰间的玉带,九尺银须垂胸,面若皎月,双耳抵肩。

竟与下届的百忍天帝没有半毫相似之处。

“我接引你回天宫。”

玉皇大帝轻声笑道。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