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040 猎隼的直觉 1/1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猎隼了无生趣地看着比赛场上的格杀比斗,目光之中偶尔流露出的玩味却叫周围的特工队队员们望而生畏,没有人敢随意和这个孤僻又强大的老队员们搭话。

年轻的队员三乾正一正在国军俘虏们面前挑衅,三乾正一是他的名字,特工队等级森严,没有强大的个人实力和战功,是不配拥有称号的,只能用自己的名字,称号在特工队是一种荣耀的象征。

像是猎隼,还有死掉的黑狼,这些都是特工队的精英老成员,没有新队员知道他们到底是叫什么名字,每次喊道对方的称号时,无不是发自内心的敬畏。

至于眼前这个三乾正一,在特工队不过是新成员中毫不起眼的一员罢了。

三乾正一还在挑衅着,一堆蔑视敌人的话语,他的神色张狂,翻译官在一旁快速地为他翻译着,“想活命吗?打败我,就有活命的机会,你们可以一次性上三个人,我给你们配备短刀,而我,赤手空拳即可,军人是有血性的,不和我动手是死,动手或许还能够活,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小鬼子,爷爷会会你。”

“算我一个。”

“还有我。”

三个国军士兵站了起来,他们的目光之中有畏惧,更多的却是放手一搏,三个人三把短刀干不过一个空手的鬼子?那干脆也不用活了。

三人将三乾正一团团围住,三乾正一蔑视地望着三人,竟是丝毫不在乎三人的战术包围动作。

双方在片刻的沉寂过后展开厮杀……

无聊观战的猎隼嘴角划过一抹嘲讽,他根本没有替三乾正一生出任何的担忧,那三个中国军人虽然有豁出去的觉悟,招式之中却缺少狠辣,他们的每一次出手似乎都还想着下一步能活,懦弱的军人,怎配赢的生死的拼杀?

一分钟时间不到,三乾正一赢了,招招毙命,以毫无花哨的手段轻松将三个战俘残忍击杀。

空荡的场地上忽然多出来大片的血迹,殷红的色彩照射在国军战俘的眼睛里,无不反射出骇然的目光。

这些战俘多是国军阵营的老兵,不是老兵不会有这么坚韧的生存能力,怕是来不及成为战俘就在子弹和炮火中牺牲了。

老兵们上过战场,拼刺刀的时候一个鬼子轻松对阵三个国军士兵的场面并不少见。

但是那又与眼前的情况断然不同。

第一,他们对付的鬼子手上拿的有刺刀,有武器和没有武器那是绝对的两个概念,就好比一个拿刀的和一个空手的厮杀,结果可想而知。

第二,鬼子不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完成战术包围动作,明着是三打一,实际上是葫芦娃救爷爷而已。

第三,战场上的鬼子断然不会赢的像眼前这个家伙一样轻松,空手格杀三个拿着短刀的老兵。

这一切无不说明,眼前这个面容尚且年轻的鬼子太强悍了。

剩余战俘们的脸上开始浮现恐惧,他们自问不会是眼前这个鬼子的对手,所以他们退缩,明知还是会死,却先败给了恐惧。

就像是眼前的鬼子嘲讽的那样,懦弱,才是源自他们骨子里的卑微!

“还有人吗?这可是给你们的唯一活命的机会。”三乾正一再次开始了叫喊,仿佛杀死刚才的三个战俘,对于他而言,不过是开胃菜罢了。

战俘中有激愤者,再次上了三人,还是在不到一分钟之内就被干掉。

这一次战俘们彻底沉默了,几十号人再没有敢出头的。

训练三乾正一等新成员的教官,是特工队的一位老成员,称号冷蛇,眼见着战俘中竟是无人再敢挑战,他出言讽刺道:“你们是军人吗?我看不是,你们是一群绵羊,一群待杀的绵羊,宁可默默的死去,也不敢舍命一搏,没有血性的人不配做军人。”

战俘群中,一个近乎是全光脑袋上面还见得着戒疤的家伙蹲的很不老实,正借着其他战俘们和鬼子比斗的时间四处打量着,这家伙叫魏大勇,原本是少林寺习武的和尚,所以人送外号“和尚”,后来投奔在中央军七十二师当连长的哥哥,和国军混一块儿了,沆瀣一气被,就想着混个前程,当了个中士班长,后来不幸在忻口会战中负伤,这才被俘,送到了这里。

还不满十八的和尚不懂什么大道理,人如其名,自持武艺高强,性子是好勇斗狠。

小鬼子他是从来不怕的,在他看来,这次被鬼子俘虏过来,不过是自己找不到地方养伤了,过来借个地方住几天罢了。

可小鬼子刚才狗叫什么?

骂他们是绵羊,是没有血性的军人?

将这伙儿鬼子在战俘营的防御布置记在心底的魏大勇,在冷蛇的讽刺声中按着两个同伴的肩膀,扭着脖子站了起来。

冷蛇稍感意外,作为特工队新队员们的教官,他喜欢看学员们虐杀战俘,更喜欢看战俘们在瑟瑟发抖中的卑微。

他认为对队员们的特训,不单纯是战斗力的提升,更是在战略上对敌人的藐视甚至蔑视,对付一个你完全蔑视的敌人,心底不会存在任何的畏惧,在无尽的自信中一击必杀,这是山本特工队格斗特训的精髓所在。

可眼前这个几乎光脑袋的家伙居然敢挺身而出,冷蛇在意外过后嘴角划过轻蔑的笑容。

又来了一个送死的,看来这些卑微的俘虏还没有彻底绝望。

冷蛇笑了一声,“很好,还差两个……”

可还不等他的话语继续,那个光脑袋就一脸不屑地指着他的鼻子说道:“用不着,俺喜欢一对一。”

冷蛇愣了一下,心道,看来这不仅是个不怕死的,还是个狂妄之徒,“一对一?你这是在藐视我们大日本帝国武士的功夫。”

魏大勇冷笑道:“三脚猫功夫,的确不怎么样。”

冷蛇稍怒,没有拒绝,扭头示意道:“三乾君,你可以继续……”

“慢,你让他一边儿去,新兵蛋子不配跟老子交手,你来。”魏大勇仰着脑袋,轻蔑地打断了冷蛇的话语,他的眼力不差,轻易看出三乾正一与冷蛇的差距。

看热闹的特战队队员们都愣住了。

冷蛇也怔了一下,“我来?”

魏大勇道:“咋的,不敢?”

教官的威严不容置喙,冷蛇不介意用眼前这个嚣张的家伙在学员们面前树立强悍的形象,他冷笑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战,你可以使用短刀。”

谁料魏大勇不屑道:“小鬼子,你那刀还是留着宰羊吧!”

言外之意,中国军人不输于任何人。

这是一场公平对决,战俘们和特工队两方都瞪大了眸子观战。

魏大勇和冷蛇拉开了阵势,一旁观战的猎隼察觉到魏大勇眸子里惊人的战意和自信,那种自信简直与特工队队员们如出一辙,源于对自我极大的肯定。

猎隼正了正身子,罕有地郑重了起来,直觉再次从心底升起,那是无数次与死神擦肩磨砺出的玄妙,上一次,就是这股玄妙的直觉让他逃脱了韩征的致命狙击……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