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剑武江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剑武江湖》第九十章 观剑入迷 1/1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剑武江湖第九十章观剑入迷梁帝看向萧嵩。

萧嵩怯道:“陛下,你莫要信他一面之词,叶迹罪恶滔天。臣拿他不下,只好派些江湖人士围攻他,不然微臣便回不来京都了。”

徐青趣道:“那侯爷可愿说说,您的手下是如何对付我师尊的呢?我师尊如同当年的剑阳候赵笙一般,剑法何其高明,纵然是内力高深的江湖高人,也奈他不何。哪怕有所不敌,至少还是能一走了之,不至于被你们就地斩杀,试问茫茫江湖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比如综皇子院里头的那个唤作“付真”的少侠,手持一把奉轩古剑,能斩天辟地,我师尊如何能是他的对手?”

萧嵩有些心怯。梁帝道:“是那付真少侠杀了叶迹么?”

萧嵩道:“陛下,叶迹根本没死,哪来的杀与不杀。”

徐青急道:“我亲眼看到那付真手持古剑,自天而降,师尊被斩得体无完肤,如何能活得下来?你血口喷人,也得讲些道理。”

萧嵩冷笑道:“陛下,你瞧世子殿下说的,甚么劈天斩地,奉轩神剑,纯属无中生事。世子即便是要污蔑,至少也得找些像样的借口罢。”

梁帝愠道:“世子,莫要说些无稽之谈。”

徐青叹了口气,早便猜想这梁帝不会信己,甚么奉轩古剑。甚么斩天辟地,搁谁也不能信,突生一念,道:“梁帝既不信,不如将付少侠请来,当面问一问,岂不更好?顺便背上他那把大剑,里头可有乾坤的。”

梁帝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当时付少侠也该在场,寻他过来自也没错。”

萧嵩急道:“陛下,他这是在拖延,这些与解开紫檀匣有何干系。叶迹死也罢不死也罢,世子殿下定然清楚紫檀匣的开启之法,陛下不可被他绕进去啊。”

梁帝朝外头道:“将付少侠请过来。”

老监躬身领命,梁帝朝萧嵩道:“爱卿莫要急,这紫檀匣的开启甚为关要。叶迹的踪迹也不可忽略,究竟是被付少侠杀了还是如何,也不论世子肯不肯说这紫檀匣的解法,还是压根就浑然不知。

这一切,至少关在大理寺里的彭槐是清楚的。朕已着令刑部的人严加审问,谁对谁错自有定论,二位不必深究。”

萧嵩徐青皆闷声不语,各自饮茶,稍刻付真候在门前。老监朝梁帝示意,梁帝点头,老监便让付真进来。

付真进入房内,到得三人面前,跪下身子叩首:“草民付真,拜见陛下。”

梁帝道:“付少侠不必多礼,平身罢,来,做到朕的身边。”

付真起身,见徐青与萧嵩坐在对头,便道:“在下失礼了。”

坐下身子,梁帝道:“付少侠请喝茶。”

付真点头致谢,提盏饮茶。徐青道:“付少侠背上的那柄大剑呢,今日如何没背过来?”

付真道:“世子殿下可说笑了,若是一直背着。肩膀怎么着也得酸痛,好容易得了清闲,也不用整日背着不放下来。这皇宫里头又没有危险,何须背着把剑晃眼,就算是有不明之人闯入宫内行刺陛下。

陛下龙威在上,也不需草民,只消御林军团团围住便罢。再不济,有深藏不露的大内高手,有何可愁的,这把剑自也没必要背着了。”

徐青笑道:“付少侠可真看得开,据说付少侠肩上的大剑从未拿出来过,江湖上传言你那把剑价值不菲,可比神兵。

我与陛下都欲一睹为快,不知可否拿过来,与我等观赏观赏呢?”

萧嵩笑道:“只是一把剑而已,与平常的没甚么不同的,有甚么可看的?”

梁帝道:“朕耳濡目染,已然听世子说起过好几句了。不如付少侠辛苦一趟,便算是解了世子的好奇何如?”

付真道:“既是如此,在下遵命就是。”

言罢站起身来,走出房门外。萧嵩道:“世子殿下当知眼下局势紧迫。朝廷上下已然乱做一团,全是为了中原大战之事。”

徐青道:“可是边阳王南下屠戮江湖人士?”

梁帝道:“情势严峻,世子若能助朕一臂之力,朕定为你披金戴银,永享无上尊荣。”

徐青笑道:“陛下莫要打趣复尘了,复尘亦是江湖中的一员,自知边阳王的狠辣。如今塞林声势滔天,武林各派招架不住,边阳王即将征服整个江湖。陛下收归江南,岂不幸哉乐哉,何来须复尘一介江湖人助力?”

梁帝顿了顿,令老监闭好门户,朝徐青道:“世子出身江湖,想必对朕也是生了怨意,自是觉得朕着令赵平,挥师南下,意图吞并中原各派。

其实并非如此,朕绝不会下次荒唐之命,全是那赵平打着朕的旗号,随意使兵,实则朕当初只是限他十日之内。

将郡主寻回,可他竟一去不复返,京都里的士子包括朝堂里的那些大臣都认为是朕下的诏令。

诶...这些日子以来,朕也仔细想了想,江湖历经数百年。

若是仅凭塞林军便可尽数摧毁,决然行不通,也不可行。

是朕错了,信那赵平不会拥兵自重,眼下赵平日渐猖獗,日后定要反扑。

朕的金陵城即日不保,世子助朕平定内乱,为民除害,除却得到朕的重赏,还会名垂青史,受万民爱戴。”

徐青道:“殿下无需多礼了,要复尘做甚么只管说便是了。不过复尘确实不知紫檀匣开启之法,陛下也不必白费心力。”

忽朝萧嵩道:“侯爷武功盖世,怎么不使内气,索性将那匣子震开便也得了不是。”

萧嵩道:“若此法可行,今日也不会劳烦世子殿下来这一遭了。”

徐青道:“莫不是这紫檀匣天生硬实,你竟劈不开?”

萧嵩道:“本侯自是试过,只是紫檀匣虽是轻便,却是火烧不断,剑劈不开的邪物。外头凹凸有致,门道多着呢。圣上又急着要,世子殿下不知便罢了。倘若知道,不论如何也得替本侯打开它为是。”

徐青连忙说不,本就是不知晓,好说歹说自也无用,任凭他们猜忌,只与自己没干系。徐青这般想着,自也没了所谓。

梁帝却道:“那便只有死生不明的叶迹以及关押在大理寺的彭槐清楚,待朕问问详细再说罢。”

言罢接着道:“这件事先不多说,世子还需为陛下平定北境塞林城里的塞林军,不可让他们都听那逆臣赵平的话,且都归附了朝廷。你再领着他们反来攻杀赵平,那赵平听了你的讯,必唬得左右难安。”

徐青笑道:“陛下又在哄我不成,赵平如何得了我的讯,却是左右难安。指不定仰天大笑,只消我丢了您的面儿不成。”

萧嵩道:“殿下可有所不知,这塞林军自创立以来可谓一个“忠”字了得。可这忠,却不是对陛下忠心,对的是先帝。

缘于当年先帝创了此军,所向披靡,一举战败漠北部族。若知先帝遗腹子世子殿下归来,定然望天叩头,满面着泣。

那赵平本是半道随先帝征战了几载,在军里头的威望不低,再加上这些年苦苦经营。

将士们自也愿听他的,然只要他们还没忘了先帝,世子殿下振臂一呼。

保管叫他们齐刷刷认了殿下,都拿殿下为主,诸事只听殿下一人的号令,那时收服江南。

将赵平这罪魁祸首拿下,定是手到擒来,不世功勋,便在脚下。”

徐青暗思这萧嵩说得头头是道,这些分明是他一手设计,却将罪责俱都推给赵平,见他睡得有理有据,振振有词。

越发猜不透这老狐狸葫芦里头到底卖的甚么药,倘若自己顺着他的话,答应了他。

与他去几百里外的塞林城,纵然一切顺利,调出了数千青甲。

又按圣上所希冀的南下捉拿叛军,这一切只会有益于圣上,于他又有甚么益处。

瞧这萧嵩沉着稳重,能言善语,身旁陛下亦说道:“复尘,你该听听爱卿的话,朕为你铺路,你当如何?”

徐青道:“陛下抬爱,侯爷赏识,复尘受宠若惊。只是此事非同小可,复尘亦不知能否担当大任。且容复尘思量几日,三日后定一举答复陛下。”

梁帝稍有不悦,也只好强颜欢笑道:“既是如此,你便休养几日。你这昏睡了一个月,这会子才醒过来,首要的便是来这里听朕唠叨,想必也累了。

瞧了付少侠的布剑,你可自去皇所内休歇几日,许朕几日,朕定为你收拾一座宫殿来,便提名为“乾元宫”。

你在里头住着,朕再给你封号,便叫兖王,兴北凉之风,为朕开疆拓土,可行?”

徐青本自拒之,可深谙其道,抗旨便遭杀头,寄人篱下。只好卑躬屈膝,任由他安排。

即刻跪下磕头:“谢主隆恩。”

梁帝急唤他起来,这时老监在外敲门,梁帝问有何事。

老监只说付少侠来了,梁帝便请他进来,付真果真背着布剑。到得梁帝身前,跪下道:“草民携剑来此,还请陛下稍观。”

梁帝道:“朕倒不打紧,你只给世子瞧瞧罢了。”

付真领命,将布剑放于徐青桌前,道:“殿下,看罢。”

徐青望了他一眼,却见他没有一丝惧意,心想这把剑莫不是假的。不然如何使得他这般气定神闲,自不多想,将白布绕开。

果见一柄大剑,剑身纹路奇特,貌似沟壑纵横,山川溪流,赋有乾坤,不若凡物。

昔日听钟姑娘与陈寨主说过,奉轩古剑时冒青辉。状若游丝,神奇可观,只是眼下这柄剑,只消形态奇特,却不见甚么青辉游动。

这般想着,徐青一时着了迷,便要提起这剑来使使,正握着剑柄。

忽觉一股暖流自柄头渗入掌心,登时徐青眼眸迷幻,倒似入了梦。

他不急着提剑,只瞧着这剑身内的花样,实在是大有内涵。

意图一探究竟,便放下剑来,凑近眼珠,盯着那剑纹细品。

说是河流,说是山风,说是青木,说是泉水,说是庄禾,说是酷暑,说是寒冬,说是甚么稀奇,说是甚么古怪,倒是真概括不全。

一时痴心望着,仿若瞧见了云中鹤,谷中仙,稻花香,古街繁,朝花夕视,晚菊晨赏,楼台种三秋。

庭前摆五束,莫不是遭逢万年,只盼那执剑望天,除魔拯苍,披星戴月,愁不尽昔人已故,览不穿镜花水笙。

不想仙气飘飘,就地躺得舒快,翻个斗胜过乘云老翁,拾把盏可比酿水仙琼,果鸟茵茵,吹弹萧瑟。不知何年,不知何日,猛眨眼千余载春秋,提把剑睡山睡水。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