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第九十三章 回山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唳-----!”

风云激荡三千里,金雕长啸九重天,伴随着一声尖锐的鹰啼声,一道足足有山丘大小的鹏鸟便呼啸着接近了浮云山,而随着其高度的拉低,剧烈的狂风和滚烫的热力也如浪潮一般席卷而来。

“停停停!收敛一点收敛一点!”

只见那鹏鸟的双爪中,尽管岳晚成不断大叫着让其不要搞出这么大声势,但以吞日金雕的野性,又怎么可能会乖乖听话?事实上这一路下来,这头大妖已经几次三番地对岳晚成表示出不满了。

理由则是:之前陆行舟答应它的血食至今没着落。

若非有敖泽这么一个翻译官帮忙缓和其情绪,说不定半路上吞日金雕就把岳晚成从空中给丢下去了。

如今眼看到了目的地,又饿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美美地饱餐一顿,吞日金雕自然是大为兴奋,哪里还会顾及岳晚成的话,当下就是振翅俯冲,直接朝着浮云山的方向飞落,然而就在这时----

“嗯?”

就在吞日金雕冲进浮云山地界的刹那,正在掌门主峰上修持的裴寻真便心有所感,陡然睁开了双眼:

“呼......”

蒲团之上,裴寻真端坐不动,嘴唇轻启,接着就见一道烟气自他头顶冉冉升起,而后以迅捷之势冲出掌门大殿,涵盖半空,最后突发一声雷霆轰响,从中显出一柄通体晶莹的法剑,照彻青空。

和此前不同的是,裴寻真的拳意心念已经不复浩然正气那般充塞天地的气势,而是化繁为简,将其全都凝炼成了这么一柄法剑,其所著的正气歌,更是作为剑铭印刻在剑身之上,美轮美奂。

此剑非是杀伐之兵,而是礼仪之器。

剑光一展,冥冥中自有朗朗读书声传出,而剑气所过之处,不斩生灵,不杀草木,只是在空中那么一转,周遭所有天地灵气便全部消失,原本意气风发的吞日金雕更是猛地发出了一声惊叫:

“唳-----!?”

在吞日金雕的感应里,悬在空中的那把剑只是拿剑身对着它一照,它体内的气血就瞬间沉寂了下去,空有一身修为,却施展不出半点,一时间竟是控制不住身形,就这么朝着地面跌落了下去!

这种变化甚至让吞日金雕发出了难以想象的怪叫:

“嗷嗷嗷嗷!!!”

天地良心。

要是真的就这样摔死在地上,那它恐怕就要作为有史以来最丢人的禽鸟,被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狂叫中,吞日金雕也是疯狂扇动羽翼,想要挽回自己的跌落之势,但奈何刚刚俯冲得太猛,速度太快,以至于现在根本来不及再变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头狠狠撞在了掌门主峰的山壁上。

轰隆!

山石碎裂,吞日金雕长长的脖子和头颅全都钻进了岩壁之中,双翼颓然,爪子也无力地放开,反倒是岳晚成侥幸逃过一劫,安安稳稳地落在了地上,而后便看向岩壁里的吞日金雕,有些头疼:

“敖泽,它不会挂了吧?”

“怎么可能。”

长生锁中,敖泽很随意地说道:“你们这位掌门力道控制得很好,在最后关头解除了对这秃鹫的压制,所以摔不死的,不过摔个七荤八素应该跑不了,最好再摔出个心理阴影,也算是给这秃鹫一点教训,真以为会飞就了不起了,我看它之前十有八九也是这么被北原那帮人给捉住的。”

对于身怀鲲鹏精血的吞日金雕,敖泽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可偏偏之前为了让它带自己飞回浮云山,敖泽作为翻译官,被迫放下自己身为一条真龙的尊严,不知道对其说了多少好话,几天下来心中早就憋屈难耐了,如今自然是乐得看吞日金雕吃瘪。

与此同时,裴寻真也是悄然走出了掌门大殿,收了天上的法剑后,驾起君子游,几个纵身就找到了岳晚成。

岳晚成见状也赶紧收回视线,躬身行礼道:

“见过掌门。”

“免礼。”

裴寻真抬了抬手,随后道:“师祖此前和安长老交待了你的事情,具体事宜你待会儿去天柱峰找安长老就行了,至于这头妖鸟,就由我来负责招待吧。门内早就准备好了师祖答应给它的血食了。”

“另外....岳家的岳烨给你发了封战书。”

“战书?”

岳晚成闻言顿时抬头,而裴寻真则是继续说道:“此事如今已经传遍了天下宗派,约战地点也定在了我浮云山外,这是从岳家那边寄过来的战书,我没有拆开,你拿回去看看,看完后自己决定。”

说着,裴寻真就将一封书信递到了岳晚成手里。而见到岳晚成神色凝重,裴寻真复又轻松地笑了笑:

“你也不用那么大压力。”

“你若应战的话,宗门这边自然全力支持你,而你若不应,无非就是折损些名声罢了,宗门也并不在乎。”

岳晚成听罢,沉思良久,这才再度行了一礼:“弟子明白了。”

“明白就好。”

裴寻真点了点头:“你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如此灰头土脸的也不像样。先回去洗个澡,换一套衣服,看完这战书后再去天柱峰吧,安长老怎么说也是位女子,你这样过去她搞不好会生气的。”

言罢,裴寻真自己反而笑出了声,不过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因为就在不远处,一道白衣倩影已是飘然而至。

见到对方后,岳晚成赶紧低头道:“见过大长老。”

“免礼。”安月瑶对岳晚成点了点头,而后先是冷冷地瞥了裴寻真一眼:“我不会因为这种小事生气。”

“呃.....”此时此刻,裴寻真也只能干笑以对了。

不想安月瑶在挤兑完裴寻真后,却是不再理会他,直接转头看向了岳晚成:“师祖让你回来后立刻去后山见他,礼数这种东西就算有所欠缺,事后再赔罪也无妨,我们逆天观不兴那些东西。”

岳晚成赶紧点头:“弟子明白。”

不过安月瑶可不会如先前裴寻真那样和蔼,见岳晚成应声,反而朝着他瞪了一眼:“明白还不赶紧去?”

“呃....是!”

岳晚成下意识地站直身子,随后又对着裴寻真拱了拱手,这才马不停蹄地朝着后山石室的方向赶去。

而在送走岳晚成后,安月瑶却没有如裴寻真想象中那样直接离开,而是在原地站定,侧着脸面对裴寻真。

既没有去看他,也没有离开。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安月瑶才非常僵硬地转过身子,一脸冷漠地看了眼裴寻真,这才终于开口道:“武圣大成,凝练的神通也还可以,算你没有故态复萌,但不想被我赶下台,就不要松懈。”

“..........”

裴寻真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任何承诺在这个时候都是苍白无力的,而安月瑶似乎也没有指望听到什么回复,但是就在其转身准备离开之前,裴寻真却是话锋一转,开口道:

“安长老。”

“嗯?”

安月瑶闻言停顿脚步,斜眼一瞥,却见裴寻真一脸郑重地说道:“安长老也是,可不要被我给甩在身后了。”

“....绝无可能。”

言罢,安月瑶便纵身离开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