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锦绣小丫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锦绣小丫鬟》第60章意外收获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这树林还挺大。

陈喜布置完陷阱就继续出发,阳光愈发猛烈,温度也开始上升。

她一路采摘菌菇和药植,看见鸟蛋也顺道上树收集起来。

片刻后。

储物空间就几乎被它们占满。

够吃一段时间了。

陈喜拍拍身上沾的枯木屑,被沾上的草籽却是十分顽固,她累到不禁抬手擦擦汗,站在林中歇息喘口气。

忽而。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陈喜警惕起来。

结果发现是只五彩斑斓的野鸡,看着居然还格外肥硕?一个冬天过去竟然没能饿瘦它?可见的它有多能耐。

陈喜咽咽口水,嗓子干得要冒烟,她擦汗的动作停住,眼睛盯着它,心里开始惦记起它,一动不动地等机会。

那野鸡看着也大胆,悠哉悠哉地在那儿啄食翻找虫子。

一时只能听见落叶翻动的簌簌声。

陈喜耐心等待,见它越来越近,抓住机会就动身朝它扑过去,自然是没抓到,把它惊住发出惊鸣,扑腾地钻进草丛里头。

她当即也拔腿就追,仗着个子高腿长,很快就追了上去。

山里的野鸡不比家养的,身体灵活很有野性,愣是抓不到。

陈喜难得遇上猎物,好几回差点就抓住,不愿它在眼前错失,于是紧紧追着它,结果途中一个踩滑整个人突然朝侧边倒下。

谁能想到雨后土地松软,她专注于抓野鸡反而把自己坑了。

而野草丛生的那边居然有个深坑,她摔下去才懊悔居然被只野鸡牵绊住心神,脑子太渴望了以至于失去防备。

失重感过后的感觉就是疼痛,陈喜的脑袋直接磕到坑底的石块,当即眼前一黑就晕过去,再无感知。

*

陈喜再次醒来时天都快黑了。

她忍着头疼望着眼前的木板房顶不禁愣住,还以为自己又一次穿越了呢,可抬手看看还是熟悉的手指。

手心的磨伤也在。

陈喜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于一间木屋的床榻当中,木屋很有生活气息,除去木床还有一些木柜碗筷等。

周围静悄悄的。

她的注意力很快落在坐在木门边上的小姑娘身上,只见她正低头飞速编制着什么东西,隐隐约约能看出是绳结的东西。

外头飘来阵阵饭菜混杂着柴火的气味,让她忍不住咽口水。

从早晨到傍晚,她才吃了一碗菌菇粥和两个饼子,干的都是体力活,早上那点东西早就消化干净了。

这会儿饥肠辘辘,肚子直打鼓,她还舌干口燥的。

她简直是又饿又渴。

那边的小姑娘也没发觉她醒过来,陈喜不得不自己撑起,她知道自己是被救了,身上的衣物完好无损。

首猜对方是个心善的好人。

陈喜才撑着身子坐起来,木屋门外也出现一道高大壮硕的身影,对方正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食物躬身进来,抬起眼对上她又惊讶地朗声笑道:“哟,你可算醒了。”

陈喜看着这人高马大的壮汉觉得很没有安全感,但还是点点头,对着他哑着声音说道:“真是谢谢了,是您救了我吧?”

高大男人放下汤碗爽朗笑道:“害,谈不上救不救,就是顺道搭把手,倒是小丫头你瞧着眼生啊,打哪来的?怎么会来我们这?”

这年头外头乱得很,时常有商人被山贼劫队后落单,紧接着就在树林里迷路,要不就是黑户四处逃窜。

陈喜生的好看,哪怕故意画粗的眉毛和穿着男孩子的衣物,那也只是神似,女孩子身娇体软,张汉三路上抱她回来就知道她跟自己闺女一样是个小姑娘。

对方不像坏人。

可她也不敢胡乱说话。

男人见她沉默,观她衣着打扮,虽然破烂但细皮嫩肉的,就单方面当她是家里破产被发卖后逃窜出来的黑户。

这年头谁活着都不容易啊,男人只是自顾自说着。

陈喜也从这男人的口中逐渐得知情况,原来这片山林叫凤尾林,因为连着凤凰山,所以才有这个名称。

高大男人叫张汉三,那边的小姑娘是他的闺女叫宋桃,因为事故导致耳疾,听不大清声音,也不大会说话,

闺女不跟他同姓,是因为他是宋家上门女婿,他媳妇儿家是猎户独女,前些年病逝了,老丈人夫妇也去的早。

因此这间木屋就只留下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靠打猎和其他杂活为生。

张汉三长着张国字脸,络腮胡,但眼睛很明亮坦诚。

感觉也很热心肠。

难怪会救她。

陈喜从他口中得知凤尾林这边从前有不少猎户居住,后来人多猎物少,再加上打猎风险高,所以人们渐渐迁移。

张汉三的闺女因为生的太漂亮,从前险些被欺辱,还因此破了相,耳朵也半聋,附近的村子里头流言蜚语多,所以为了避开这些,他就带着闺女一直守在这儿。

陈喜看向那边的小姑娘,她爹进来后她才反应过来,跟着看向这边,俩人的视线就对上了,对方转瞬就避开。

陈喜却能看到她漂亮精致的五官,可惜额头那边有个丑陋的伤疤大咧咧地躺在上头,她猜是她当时被人抓着头往地上磕吧,心里莫名生起一丝愤恨和怜惜。

张汉三看见陈喜的目光没有惊恐和隔应才爽朗笑道:“我家丫头怕生的很,你多担待,来,咱们先吃吧,我让她去厨房里头吃去,她不习惯跟旁人同桌。”

陈喜轻轻摇摇头,牵扯到额头伤口又嘶地倒吸一口气,而后才笑说道:“没有的事,是我叨扰你们了。”

张汉三很是热情,头回遇上看见他闺女额头那么大面积的伤疤没有带异样眼光的,所以对她愈发殷勤。

晚饭间。

张汉三对陈喜颇为照顾,给她夹菜又添饭,跟他小闺女似的,名字叫宋桃的小姑娘最终还是坐在她爹旁边,全程不敢看陈喜,一直低着头,特别腼腆内向。

陈喜从前话少倒不是腼腆内心,她那是唯我独尊冷酷惯了,长大后也是遭受社会痛击,才让她快速过度中二时期,明白人想要融入社会还得灵活变通的这个道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