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晋中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晋中镜》第二百五十三节 长安旧友(七)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仲俊兄,你似乎有心事。”

任远看了他一眼,心道:裴潜当年对外族实行的是怀柔政策,以和平手段使其臣服朝廷,不过最终还是被战争手段所取代,鄢陵侯曹彰前去征伐单于,就是最好的例证。

“河东裴氏才俊辈出,如今以裴侍中在朝中得望素高,不过他另有府邸。”任远含笑解释道。

李雄点点头,开口道:“子初兄,看来你与裴家关系很是亲近。”

任远笑而不语,加快了脚步,心想雨轻那边应该已经摆好了晚饭,正在等着他,这样的感觉很是美妙,能够冲淡心中所有的烦忧。

在西园的小花厅内,早已摆上了一桌的美味佳肴,雨轻并未换上女装,仍是一身白袍,站在廊下无聊的摆弄着逍遥巾。

当望见任远他们的身影,雨轻便浅浅一笑,脸颊上露出一对酒窝,她迈步走到他们身前,抬眸笑道:“阿远哥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介绍一下你的这位朋友啊?”

“他是东羌猎将之孙,李雄,字仲俊。”任远含笑介绍道。

雨轻微微点头,面前这位异域少年真是高大魁梧,身高悬殊太大,她完全要仰视他了,不过她不喜欢仰视别人。

“我叫雨轻,很高兴认识你。”雨轻说完就挨近任远,附耳悄悄问道:“他的饭量会不会比顺风还要大?”

“谁能比得过顺风呢?”任远摇头笑道,“雨轻,你这样对我的朋友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李雄看到他们二人说话间很是亲密,不禁投来羡慕的眼光,呵呵说道:“你们真是比亲兄弟还要亲,我有两位兄长,他们平时都爱欺负我,算起来我都是被他们打大的。”

“仲俊兄,我们可不是什么兄弟。”任远略觉不快的说道。

雨轻却浑不在意,笑道:“晚餐很是丰盛,我们快进去吧。”说着很快走进小花厅。

当李雄和任远并肩走了进去,李雄立时就被眼前的四仙桌吸引住了,走近再看,桌上摆着的各色饭菜,他好像从未吃过,便伸手指向那盘什锦炒面,笑问:“这个菜叫什么?”

“仲俊兄,这些新式菜品你大概都未见过,若是挨个问下去,恐怕饭菜全都要凉了。”任远含笑道,偏头示意他赶快坐下来。

雨轻已经坐在任远身边,李雄就坐在她对面,拿起筷子开始品尝手边的菜肴。

“李兄,你左手边的叫做珍珠丸子,而右手边的那盘就是什锦炒面了,而中间的这盘叫做芦蒿炒鸡丝,旁边那个是槐花饼,算是春季时令菜.......”

雨轻开始慢慢给你介绍这桌上的各色菜肴,而任远则亲自给雨轻盛了一碗鱼汤,小心放到她手边。

“这个是茄夹,还是从后面菜园里新摘下的茄子,阿远哥哥很喜欢吃茄夹的。”雨轻对着任远莞尔一笑,然后低头喝了一口鱼汤。

李雄一边品尝着这些精致的菜肴,一边笑道:“没想到裴家的厨子手艺这么好,如果吃惯了这些,外面食肆的饭菜也就咽不下去了。”

“李兄,我这里还有好酒。”雨轻笑道。

香草在旁为李雄斟了一杯酒,李雄便端起来喝了一口,正是蒸馏酒,他笑问:“这酒是从哪里买来的?我也准备买一些带回益州去。”

“难道阿远哥哥没有告诉你吗?”雨轻眨着明眸,笑道:“这是我自己研制的蒸馏酒,如今在洛阳城郊设有几家酿酒作坊,城内许多酒肆都是从我这里购买的酒水。”

——————

李雄甚是惊喜,放下筷子,笑道:“子初兄,你怎么还瞒着我呢?”

“我不是已经带着你来见她了,饭桌上谈生意,不是更好些吗?”任远淡笑道。

“益州那一带确实有些偏远,不过没关系,若是能顺利打开那里的市场,以后不仅是蒸馏酒,还有茶叶生意、家具生意,甚至还可以在成都开酒楼的分店,总之利润还是很可观的。”

雨轻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李兄,巴蜀地区很是富饶,土壤肥沃,非常适合种植农作物,当然也适合发展畜牧业,就是大规模的饲养家禽之类的,比如鸡鸭或者家豚等等,将来也可以成为我这边的供货商,当然这需要投入大量的劳动力,不过可以带领当地百姓发家致富,何乐而不为呢?”

李雄连连点头,笑道:“这主意听着不错。”

“雨轻,你这是在给自己寻找长期的肉类供货商吧。”任远看着她,微笑问道。

雨轻含笑点头,说道:“日后李兄提供给我多少,我就收多少,当然是越多越好,我保准你只赚不亏,以后你们那里的百姓再也不需要为粮食或者盐等生活必需物资而发愁了。”

李雄哈哈一笑,“子初兄,看来这次我来洛阳还是来对了。”

“既然我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成交吧?”

雨轻伸出一只拳头,示意李雄也伸出拳头来,然后两人做了个拳拳相碰的动作。

“成交!”李雄目光里闪着异彩,开怀一笑。

雨轻在饭桌上又与李雄讲了一些有关发展畜牧业的具体措施,例如人工孵化法、填鸭技术、强制换羽法等,这些发明都是中国古代在畜牧业领域家禽饲养方面的重要成就。

但最为关键的还是要做好动物防疫,才能够确保畜禽的健康生长,以目前的条件和技术来说,防疫主要从加强饲养管理着手,确保畜禽饲料和饮水安全,确保养殖环境卫生,处理好这些方面,才能最大限度的减少家禽发生疫病。

雨轻只是简单的与他说了一些,具体的舍饲圈养方法及注意事项她会写成册子,到时候和蒸馏酒一并都交给李雄。

任远却在安静的吃着茄夹,因为他早就看出雨轻的那些小心思,既然雨轻这么热衷做生意,他就会尽力帮助她,就像之前派人把那坛蒸馏酒送给李雄,也是希望雨轻的蒸馏酒能够得到更大的推广。

待用过晚饭后,任远便和李雄返回府中,任远早已命人安排了厢房给李雄住,又与他笑谈一阵,见天色已晚,就让他早些歇息。

其实任远早上去了赵王府上,碰到刘演,便闲聊了几句,还看到了崔临正与赵王世子司马荂在偏厅饮酒。

当时任远只觉得奇怪,司马荂是刘琨的姐夫,因与中山刘氏联着姻,刘演倒是常来赵王府。可博陵崔氏何时与赵王世子走的这么近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